[凡人书城]宠婚夜袭:神秘总裁有点坏小说 坏总裁的宠溺夜袭莫可小说

小说 monsoon 72℃
自动草稿

 

宠婚夜袭:神秘总裁有点坏

 

作者: 迟小宴

字数: 80000

从未谋面的订婚老公因她而死,她被迫寡居,却不料遭神秘人夜夜索取,为了不再遭受凌辱,她只能查出真相!

 

《宠婚夜袭:神秘总裁有点坏》书号:21986

 

微信搜索公众号: fanrenshucheng ,关注凡人书城,发送书号可获取本书

 

第1章 想反抗吗
        夜幕降临。
        主宅的宴席已经结束,宾客纷纷散去,很快,偌大的庄园就恢复了往常的冷清。
        莫可穿着大红的新娘喜服,置身在烛火通明的祠堂,望着穆家祖先们的照片,竟有种迈不开步的感觉,或许,这就是心虚吧。
        她自嘲地扯了扯唇角。
        她拿起一旁的香点燃,插入穆良寒牌位前面的香炉,双手合十,虔诚地拜了三拜,然后跪在了蒲团上,缓缓闭上双眼,今天是她跟穆良寒的新婚之夜,她理应在这里陪他。
        也不知跪了多久,她的膝盖已经发麻,突然听到嘎吱一声,是祠堂的大门被打开了,她连忙挺起腰背,跪得规规矩矩。
        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她的身后,她犹豫着要不要回头,一阵冷风吹来,吹灭了供桌上的烛火,只剩下几点香火在黑漆漆的夜里闪烁,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寒气。
        她被突然袭来的黑暗吓了一跳,定了定神,说道,“我……我去点蜡烛……”虽然不知道背后站的那个人是谁,莫可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他一声。
        “不必了。”黑暗中,骤然响起陌生而冰冷的男声,莫可险些又被吓到,她猛然回头,瞪大了眼睛,也逐渐适应了房中的黑暗,一个高大挺拔的身躯矗立在她的面前。
        黑暗中,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但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脸上戴着半张银色面具。
        藏头藏尾的,肯定来者不善。
        莫可往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盯着他,“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来做什么。”男人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骤然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臂,然后猛力一拖,将她拖进了自己怀里,牢牢地禁锢住。
        她大惊失色,“你,你要干什么?”
        “干/你!”男人一手掐着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捏着她的下巴,阴冷的气息就如毒蛇一般,在她的肌肤上游走,让她忍不住心惊胆战。
        “你,你说什么?”她的声音都在颤抖。
        “我说,我是来替你那个死去的丈夫尽夫妻义务的,高兴么?”他冰凉的手指摩挲着她精致的锁骨,动作暧/昧极了。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莫可恼羞成怒,曲起膝盖,狠狠地顶向他的小腹。
        “呵,原来还是一只小野猫,有点意思。”男人冷笑一声,迅速躲过她的攻击,然后俯身堵住了她的嘴巴,以防她大喊大叫。
        他就像一头发怒的雄狮,狂猛而霸道,惩罚似地狠狠地啃咬,她紧咬着唇瓣不想让他得逞,但是根本阻挡不了他狂暴的力道,他凶猛地攻城略地。
        她的鼻息间,全部是男人霸道的气息,他将她压在坚硬的地板上,一手抓着她的手臂固定在头顶,一手抓住她的裙裾狠狠一撕,原本开叉到小腿的旗袍,瞬间变成了开叉到大腿根。
        莫可浑身一震,心里恐慌不已,流着眼泪疯狂地挣扎,求救的声音被他堵住,全部变成了“唔唔”的声音,那只空闲的大手撩起了裙摆,探向了她的腿。
        莫可全身颤抖,大脑蓦地一片空白,眼泪哗哗地往下流,泪水滑落到两人的唇齿间,味道苦涩,他嫌恶地松开她的嘴唇。
        “哭什么?像你这种女人,没有哭泣的权利!”
        “救命啊——救命——”
        莫可嘶声大叫,换来的却是他更加狂暴的对待,他幽冷的眼眸尽是嘲讽,“喊啊,看看有没有人会来救你!”
        是的,没有人来救她,现在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根本不会有人知道,在这间密闭的祠堂里面发生了什么罪恶的事情。
        “放开我!我求求你,放开我!”她痛得浑身直颤,害怕激怒他,不敢再嘶喊,不停地求饶,只盼着他能够良心发现。
        可很快,她就知道自己错了,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人,他没有心的!他没有给她反抗的余地,冲刺了进去,撕裂般的痛狂涌而来,她眼前一黑,差点昏厥过去。
        感受到那层障碍,他的动作停滞了一瞬,紧接着又狂猛如暴风雨,邪恶地冷笑道,“修复手术做得不错,为了嫁入穆家,你还真是处心积虑啊!”
        “我没有……我是被迫的……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她虽然痛得动不了,但脑子还是清醒的,感受得到他对她的滔天恨意,她一边说话,一边在地板上乱摸,试图找到什么东西攻击这个男人,即使她已经不能挽回什么,但也不能让他得逞。
        “这么不老实,看来我还没有满足你!”他敏锐得可怕,一把将她的手臂抓回来,重新固定在头顶,动作也越发凌厉,撞得她眼冒金星,疼痛难忍,恨不得就此昏死过去。
        “求求你,不要在这里……”莫可气若游丝,毫无挣扎之力,既然无处可逃,她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可是,她不想玷污穆家祠堂,当着列祖列宗的面被这个混蛋侮辱,强烈的羞耻感让她恨不能就此死去。
        “这里甚好,我就是喜欢在这里,让穆家的祖宗们知道你不过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贱/人!”男人低沉冰冷的声音毫无情谷欠,凶狠地在她身体上驰骋,蹂/躏,撕咬,她就像风雨中飘摇的小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
        “你……畜/生!”痛苦的呜咽声从喉咙里溢出,她终是难以抵挡他的袭击,更难以抵御撕心裂肺的耻辱,眼前一黑,软软地昏死了过去。
        男人察觉到她的异样,冷哼一声,并没有因此而怜惜她,反而越发凶猛。
        天明时分,莫可被冻醒了,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睁开双眼,刚好看到悬挂在墙壁上的穆良寒的照片,她吓了一跳,想要爬起来,双腿间撕裂的痛让她浑身一颤,昨晚被人强/暴的记忆悉数苏醒过来,如果不是浑身的疼痛提醒她,她几乎以为那是一场噩梦。
        她双手捂着脸颊,无声地哭泣。
        哭过之后,她迅速擦干眼泪,她没有忘记现在的处境,她因赎罪而嫁入穆家,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自怜自艾,也没有时间思考那个神秘人到底是谁,如果被人发现昨晚的事情,只会让穆家人更加讨厌她,更加恨她。
第2章 名门望族
        她忍着酸疼爬起身,快速整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身上的旗袍皱巴巴的,裙摆的位置残留着不明液体的痕迹,她猜测出那是什么,鼻腔一酸,眼泪又掉了下来。
        地板上有一滩干掉的血迹,她找来抹布,跪在地上用力擦拭,血迹一点点消失,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推门声。
        莫可心里一慌,动作飞快地将抹布压在蒲团下面,然后顺势跪在蒲团上。
        “大少奶奶,老夫人请您梳洗后到主宅敬茶。”来的是昨天领莫可到祠堂的女仆,小月。
        莫可低头查看,确定自己已经遮掩了一切,这才站起来,可就在她起身的时候,小月突然叫道,“大少奶奶,您的旗袍怎么开线了?”
        这件旗袍原本是开叉到小腿的,现在却开叉到了大腿,露出了她白希的大腿,还好那个男人并没有在她的腿上留下什么痕迹。
        莫可面上一红,说出早已想好的托词,“旗袍有点小,我昨晚下跪的时候动作太大,一不小心就……小月,我现在这样出去不太好,麻烦你帮我拿一件替换的衣裳。”
        小月不疑有他,点了点头,“好的,大少奶奶稍等。”
        等她离开之后,莫可立刻将藏在蒲团下的抹布拿了出来,偷偷出门,趁着四下无人,将抹布塞到了走廊上的垃圾桶里面。
        小月很快回来了,带来一件米色的风衣,莫可道了谢,将风衣罩在自己身上,冰冷的身体渐渐温暖。
        穆家是C市最大的名门望族,祖孙三代共同住在穆家庄园里面。
        庄园占地面积上万平方米,居中的中式主宅已经有五十多年历史,十几栋豪华别墅环绕在主宅周围,各房的少爷小姐成年之后,就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或继续与父母同住,或搬离父母的别墅,拥有自己独立的院落。
        穆良寒成年之后便搬到了静园,新房自然也设在静园,莫可随着小月迈入这座漂亮的院落。
        静园的清晨,宁静而安逸,露水凝结在枝头,熠熠闪闪。
        主卧室,莫可洗漱完毕,换下那条残破的大红旗袍,凝望着床头摆放的穆良寒的遗照,她还是第一次认真打量自己的丈夫。
        他墨黑色的头发潇洒地遮在前额,面部五官分明,犹如雕刻,一双澄明如玉的眼眸,微微泛着笑意,剑眉斜飞入鬓,高蜓的鼻梁,薄薄的唇瓣抿起浅浅的弧度,下巴的线条完美得过分,无疑,这是一个长相极其俊美的男人。
        莫可看着他那双澄澈含笑的双眼,直觉他应该是一个温和明朗的人,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偏偏英年早逝,而且,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难言的愧疚和痛苦将她紧紧包裹,她恨不得当时死的是自己。
        咚咚的敲门声,“大少奶奶,准备好了吗?应该去主宅敬茶了。”
        莫可连忙擦了擦眼角,“准备好了,我马上出来。”
        她深深吸了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迎接未知的风雨。
        穆家重视传统规矩,新媳妇迎进门,第二天需向长辈们敬茶,得到长辈的认可,这才意味着成为家里的一员。
        主宅是中式风格的装饰,客厅里大多是红木的家具,墙壁上悬挂着名家书画,还有不少明清的古董珍玩,就这么随意地摆设在厅里。
        莫可只看了一眼,便将视线放在端坐在红木沙发上的几人身上,穆家老爷子穆长春和老夫人端坐在正位,左手边坐着老爷子的儿女,而右手边则坐着老爷子的孙儿孙女。
        莫可刚迈进客厅,众人的目光就落在她的身上,她心里有些微的紧张,但很快又压制了下去,微微扬了扬唇,露出得体的微笑。
        一名女仆端了茶碗上来,一名女仆在老爷子面前放了一个蒲团。
        莫可接过茶碗,跪在老爷子面前,“爷爷,请喝茶。”
        老太爷看了她一眼,并没有为难她,拿起茶碗喝了一口,然后将红包放到茶盘里,缓缓道,“从今天起,你就是阿良的妻子,早点熟悉穆家的规矩,不要做出有损穆家颜面的事情,更不能对不起阿良。”
        他声音低沉,不怒自威,莫可胸口一紧,恭顺地垂眸,“是,孙媳妇明白了。”
        老太爷挥了挥手,小月连忙上前一步,将莫可扶了起来。
        “奶奶,请喝茶。”
        莫可双手奉茶,呈到老夫人面前。
        老夫人虽然已经七十多岁,但保养得很好,面色红润,眉宇间却凝着一团阴郁,灼灼的目光盯着莫可,迟迟不接那碗茶。
        “奶奶,请喝茶。”莫可知道她故意给自己难堪,咬了咬牙,再度开口。
        老夫人不咸不淡地哼了一声,端起茶碗,象征性地抿了抿,让人送上红包,淡淡道,“莫可,你既然嫁了进来,就要安守本分,切莫叫人家笑话我们穆家。”
        “是。”
        接下来是给公公婆婆敬茶,虽然他们没有为难莫可,但是也清楚地流露出对她的不喜。特别是婆婆潘秀茹,美丽犹在的脸庞面无表情,一双丹凤眼里满是厌恶和恨意。
        潘秀茹接过茶碗,并没有喝,随手放在托盘里,冷冷道,“我也没什么好嘱托你的,你还是好自为之!”
        “是,妈。”莫可起身时,手心里已经冒出汗水。
        紧接着是给二房的长辈敬茶,不用行跪拜礼。
        二叔穆博宏性格温和,对她笑了笑,递给她一封厚厚的红包,二婶谢君雅随了丈夫的态度,对莫可也比较亲切,叫女仆拿来一对水色极好的玉镯子,亲手戴到莫可的手腕上,亲近的模样,倒显得她是她的正经婆婆一样。
        接下来就是小辈们,莫可是大嫂,自然不用向他们敬茶,不过是与他们见见面,认认亲。
        在来的路上,她已经向小月打听过穆家人的情况,得知长房穆天华夫妇总共育有三子,大儿子穆良寒和二儿子穆绍风是孪生兄弟,老三叫穆峰云。
第3章 大嫂
        二房穆博宏夫妇育有一子穆庭雷,一女穆林希,穆林希年仅十八岁,是穆家唯一的小公主。
        穆老爷子还有一个女儿穆芳华,不过他们夫妇长期在美国做生意,很少回国,穆良寒葬礼的时候,他们匆匆回国一趟,现在又离开了。
        虽然莫可知道穆良寒和穆绍风是双胞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她看清楚穆绍风那张脸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
        那是一张与穆良寒一模一样的脸,斜飞入鬓的剑眉,高挺的鼻梁,略显凉薄的唇瓣,还有完美到极致的面部线条,几乎让她误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穆良寒。
        不,他们终究不是同一个人。
        当莫可看到穆绍风的眼睛时,就明白是自己弄错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冷酷的眼睛,幽黑的眼眸就如可可寒冰,泛着冻入骨髓的冷漠,让她忍不住微微一颤,指甲用力掐了掐掌心,才勉强露出一抹笑容,招呼道,“二弟。”
        穆绍风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那双眼睛,越发地冷凝,点了点头,声音也极冷,“大嫂。”
        一道戏谑轻快的声音响了起来,“二哥,快收起你的冰块脸,可别冻坏了我们的大嫂,大嫂,这是我送给你和大哥的新婚礼物,希望你们会喜欢。”
        莫可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站了起来,他那张脸美得惊人,细眉如墨染,狭长的凤眼微微上挑,与穆绍风的冷酷不同,他脸上笑容和煦,却又与穆良寒的温润不同,而是带了几分柔媚,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娘气,当真是妖孽到了极致。
        看他所坐的位置,应该是长房的三少爷穆峰云,没想到他拥有一个豪气云天的名字,却又有着一张能与女性媲美的倾国倾城的脸。
        迎着莫可略带错愕的目光,穆峰云挑眉一笑,双手击掌,两名仆人抬着巨幅相框走了进来。
        那是一张婚纱照,照片上,莫可穿着雪白的婚纱,怀中抱着一束鲜艳的捧花,笑容灿烂,穆良寒穿着白色的西装,从后面抱着莫可,英俊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两人依偎得那样近,动作自然而亲密,真如一对深爱着彼此的情侣。
        莫可和穆良寒当然没有拍过什么婚纱照,这张照片是合成的,原本没什么,但问题是穆良寒已经不在人世,害死他的罪魁祸首就是莫可,照片的出现,无疑又提醒了大家这件事。
        潘秀茹脸色煞白,迅速转头,满含恨意的双眼紧盯着莫可。
        穆长春眉头微皱,穆天华薄唇微动,欲言又止。
        莫可脸色也变得难看,她纤细的手指紧扣着椅子扶手,神色虽然强自镇定,但微微颤抖的身躯却泄露了她此时的情绪,她那双漂亮的眼眸迅速泛起一抹沉痛。
        “怎么了,大嫂?难道你不喜欢我的礼物?”穆峰云唇边笑容凝滞,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懊恼地说道,“对不起,大嫂,我只是想给你和大哥留下一点纪念,没想到冒犯了你,我真诚地向你道歉。”
        到底是无心之失,还是故意为之,莫可从他那双满是真诚的眼中什么也没有读出来,唇角绷了绷,勉强道,“没事,谢谢三弟。”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潘秀茹已经忍耐不下去,面色难看地说道,“爸,妈,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
        “去吧,天华,你陪你媳妇儿一起回去。”老夫人知道阿良去世,最难过的就是他们两口子,心里也不好受,挥了挥手,让他们先行离开。
        穆天华两人离开之后,客厅里一阵短暂的沉默,管家继续给莫可介绍,“大少奶奶,这是四少爷。”
        四少爷穆庭雷是穆博宏的儿子,也是长相英俊的男子,白皙的皮肤,饱满的额头,挺直的鼻梁,他一直很安静地坐在那里,对于厅中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听到管家提到他,他微微抬了抬头,一双纯净如水的黑眸还带着几丝困惑,神情有几分孩子气。
        莫可微微一笑,叫道,“四弟。”
        穆庭雷漂亮的眉头蹙了蹙,黑眸中的困惑似乎更深了,黑曜石般的眼睛只盯着莫可细看,却并没有搭腔。
        莫可被他这么直勾勾地盯着,有些不好意思,谢君雅却已经笑了起来,“阿可,你别见怪,庭雷这孩子,想必又走神了。”说着,目光转向穆庭雷,柔声道,“庭雷,这是你大哥的妻子莫可,快叫大嫂。”
        穆庭雷眉头松开了,礼貌地点了点头,“大嫂。”
        莫可也笑着点头,然后冲着谢君雅感激地勾了勾唇。
        排行老五的是穆芳华和尹伟豪的儿子穆泽林,因为尹伟豪是入赘到穆家,儿子自然也就跟着姓了穆。穆泽林还在英国留学,这次婚礼他没有回来。
        六小姐穆林希,穿着一条红色的裙子,衬得她粉面俏丽,漂亮得像瓷娃娃一般。
        莫可笑着问好,“六妹妹。”
        穆林希柳眉一竖,眼神含怒,并不喜欢她这个称呼,但想起早上母亲的叮嘱,她嘟了嘟唇,不情不愿地叫了一声“大嫂”。
        家人总算是见完了,可真是一个庞大的家族,莫可心里惴惴不安,料想未来的生活不会平静。不过,她本来就是来赎罪的,就算这里是火坑,她也已经跳进来了,以后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认完亲,大家都散了,回房的回房,出门的出门,上班的上班。
        莫可不想将自己结婚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所以昨天请了一天病假,今天照旧去上班。
        她回静园换了职业装,走出院门,才想起一件极重要的事,又匆匆回去,问客厅里打扫卫生的王嫂。

未完待续…
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fanrenshucheng,微信回复书号:21986,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凡人书城,海量热门小说在线阅读,手机微信看小说首选凡人书城。
每天凡人书城微信阅读,送3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凡人书城小说电脑官网:http://www.fanrenshucheng.com
凡人书城小说手机官网:http://m.fanrenshucheng.com

自动草稿

转载请注明:爱看女主播 » [凡人书城]宠婚夜袭:神秘总裁有点坏小说 坏总裁的宠溺夜袭莫可小说

YY小说官网:http://www.yyxscn.com/

凡人书城官网:http://www.fanrenshucheng.com/

文心书阁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花语书坊官网:http://www.huayushufang.com/

曾婆鬼故事官网:http://www.zengpo.com/

喜欢 (1)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