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书城]凤吟霜君墨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邪尊誓宠凰妃请入帐最新章节

今日重生古言,内容精彩好书推荐《邪尊誓宠:凰妃请入帐》是一本好看的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凤吟霜,君墨尘。邪尊誓宠:凰妃请入帐小说主要讲述前世她错爱渣男,却遭其灭门。一朝重生,她誓要让他万劫不复。 大婚当日,她导演一出花轿错嫁,却不想才离狼窝又进虎穴。 “进了本王的门,就是本王的人。”他霸气宣誓,昭告了对她的所有权。 “爱妃,本王还无子嗣,这传宗借代的重任可就交给你了。”自此她每日腰酸背痛起不来床,全是拜这个禽兽所赐。 她赌上清白,他助她报仇,各取所需的好买卖,可怎么到了最后反而假戏真做,弄假成真呢?……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凡人书城fanrenshucheng.com”小编为大家带来《邪尊誓宠:凰妃请入帐》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邪尊誓宠:凰妃请入帐

作者: 扶苏公子

类型: 重生

字数: 1353177

主角名: 凤吟霜,君墨尘

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fanrenshucheng,微信回复书号:27994,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第1章 凤家灭门
···········
南楚王朝天泽十四年,寒冬腊月、滴水成冰。

风呼呼的刮着,幽暗的地牢深处,传来一声声鞭笞,伴随着女人痛苦的惨叫,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再看各个牢房之中堆积着各式各样的刑具,上面满是鲜红的血,有的甚至还占着人的皮肉,长年累月一层一层的堆积下来,早就覆盖了原来的颜色,十分可怖。

绑在柱子上的女人披散着头发,身上早就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甚至还有烙铁的烙印,看上去触目惊心,可这一切仍然没有结束。

“啊!”一盆盐水浇了过来,女人发出一声惨叫,痛苦让她浑身发抖,却也阻挡不了她眼神中的怨恨和不屈。

站在她面前那个穿着明黄色的龙袍的男人冷冷发话:“凤吟霜,识相点就赶紧认罪,你也能少吃点苦头。”

凤吟霜昔日的风华已经全然不在,可即使这般狼狈,却仍然掩不去她一身傲骨:“臣妾无罪,绝不蒙受不白之冤。”

一旁一个娇柔的女子立即以帕拭泪:“皇上可要为臣妾做主啊,可怜我们的皇子,才三个月还没有出生就夭折了,臣妾还怎么面对皇上,面对皇室列祖列宗。”

苏曼柔是她曾经的好姐妹,她对她百般信任,她能成为贵妃还是她凤吟霜一手提拔,可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引狼入室。

想起以往种种,凤吟霜不寒而栗,人心怎能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南御天连忙安慰:“柔儿放心,朕定会为你讨回公道,将这贱妇碎尸万段,来人,继续行刑!”

苏曼柔一副极度伤心的样子靠在南御天的怀里,可背地里看向凤吟霜的时候,眼神里却满是怨毒和阴狠,还有一丝幸灾乐祸。

皇帝一声令下,凤吟霜被人从柱子上解救下来,然后将她的手按在案板上,而在她的面前,正横着一把大砍刀。

“朕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十指连心,你该不会想尝尝活生生被砍掉十指的滋味吧。”

看到眼前的情形,凤吟霜脸色更加惨白,可还是坚定地摇头:“不,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死都不会承认。”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行刑。”

“啊!”这一次的叫声明显比之前更加惨烈,案板上躺着血淋淋的十根断指,凤吟霜躺在地上身体痛得不住地发着抖,她现在简直是生不如死。

那个她曾经爱的深入骨髓的男人,此时却冷冷的宣判了她的死刑:“你贵为皇后五年无所出,其罪一;善妒谋害苏贵妃肚子里的皇嗣,其罪二;胆大包天竟然敢下毒谋害太后,其罪三。凤吟霜,你如此心狠手辣,触犯天威,理应诛九族。”

不,她没有!

事到如今,她怎么可能会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他和苏曼柔的阴谋,可她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她爷爷是三朝元老,在百官中声望崇高,党羽遍布朝野,当初南御天能够继位全靠凤家一手扶持,他竟然敢这样对她!

或许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南御天冷笑着说道:“你该不会到现在还妄想凤太师会来救你吧?朕乃是真命天子,九五之尊,岂会怕你小小凤家?朕接到上书,凤太师贪污受贿,证据确凿,朕已经下旨满门抄斩。”

什么,凤吟霜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不……不可能……”

树大根深的凤家,怎么会这么轻易就倒了,她爷爷一生清廉,怎可行贪污受贿之事,这是阴谋,一切都是阴谋。

原来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她,而是凤家,他早就存了铲除凤家的心思。

凤吟霜含恨看着他们:“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南御天,你竟然这般忘恩负义,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绝对!”

南御天不怒反笑:“凤太师是三朝元老,深得皇爷爷和父皇器重,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朕也不想杀了他,不过现在,朕可以给你一个救他们的机会。”

凤吟霜身体一颤,顿时明白他所说的机会是什么。

“明日刑场之上,假如你一人承担所有罪责,朕自然会将他们平安释放。”

“你说的话可当真?”凤吟霜看着他的眼睛问出话来。

“君无戏言!”

现在,她还有别的选择吗?她既然是凤家的女儿,那么就一定会力保凤家,若凤吟霜一个人的命能换凤家七十二口人的性命,她自当义不容辞。

……

狂风呼啸,大雪纷飞。

午时,监斩台上,七十二根柱子围了一圈,绑在上面的那些熟悉的面孔,都是她凤吟霜的至亲之人。

下面人群躁动,百姓都在议论纷纷甚至提出质疑,都不敢置信乐善好施、清廉正义的凤太师一家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凤吟霜跪在地上,一字一顿认下所有不属于她的罪责。

凤太师沉痛的说道:“吟霜,你怎么可以这么傻,你以为你认罪了,这个畜生就会放过我们么?”

她死死地看着坐在高坐之上的南御天,希望他能够信守承诺,放了她的家人。

这个时候,南御天嘴角扯起一丝冰冷的笑意,他的手轻轻一扬,监斩官一声令下,刽子手举刀,齐刷刷七十二个人头从柱子上滚落。甚至,连刚出生一个月的婴孩都不肯放过。

七十二条鲜活的生命,瞬间消亡,凤家灭门。

凤吟霜红了眼,目呲俱裂、声嘶力竭:“南御天,你这个不守信用的伪君子,我要杀了你!”

她想要冲过去,却被侍卫拦下,一脚踢在肚子上,从高台上滚落。

凤吟霜仰天长笑,眼睛里流下两行血泪,她死死地看着他,假如目光可以杀人,那么南御天现在一定是千疮百孔。

“什么忠肝义胆、铁血丹心,天道不公,我凤家三代为国尽忠,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南御天,你这个虚伪无情的伪君子,我凤吟霜在此发誓,愿我死后化魂为鬼,日日夜夜缠着你,看着你山河俱灭、国破家亡。”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一头撞上了监斩台中央的大柱子上,头破血流,再也没了声息。

凤吟霜死了,但是她的眼睛还睁的大大的,写满了怨恨和不甘。

若有来世,她凤吟霜再也不会爱上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定会将他挖心抽骨,剥皮挑筋,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 · ·  ·······
第2章 重生
···········
凤吟霜头微微一沉,双眸蓦然睁开,入目一片大红的颜色,刺痛了她的眼睛。

这里难道是通向阴间的入口吗?小时候听祖母说,人死了之后魂魄便会去往阴间,那里长满了大片大片的彼岸花给来往的亡灵指引道路。

到时候走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从忘川河畔跳下便可以忘记前尘往事,重新进入轮回转世投胎。

不,她不能忘,她心中有着那么滔天的恨意,还有凤家七十二口人的性命,她死都不能忘!

当她亲眼看着自己的至亲之人被砍头而她却无能为力的时候,那样的痛苦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她好恨,在死之前没能亲手手刃南御天那个畜生,为她凤家满门报仇雪恨!

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吱呀”的声音,门一下子被推开,进来一个穿着粉红衣裙梳着双环髻的小丫鬟。

凤吟霜看着她,忍不住红了眼眶,这是她的贴身侍女若水。

若水跟她从小一起长大,虽为主仆,却情同姐妹,对她极为忠心。

她嫁给南御天那个畜生,她也作为陪嫁一直在她身边不离不弃,后来她被陷害入狱,若水为了帮她回凤家报信被苏曼柔抓到,当着她的面活活打死,就算死,她也咬着牙一声不吭,没有发出一声痛叫,临死之前还嘱咐她,要好好的活下去。

她果然是死了,所以才能再见到若水。

只是若水现在的样子,怎么好像回到了几年前十三四岁的时候,一切都太奇怪了,难道,这都是她的梦吗?

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睁大双眼,这个时候,她才留意到房内的布局,到处都挂着红色的帐幔,床上贴着红纸裁剪出来的喜字,床上的被子也是红色的,这分明是一间喜房,而且看着还无比熟悉。

最让她惊愕的是,她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一件鲜红的嫁衣!

“哎呀小姐,你怎么把盖头给拿下来了,这可是忌讳啊,三王府的迎亲队伍已经快要到了,吉时一到就上花轿,你一定要做好准备呀!”若水看到她,连忙急急地跑过来抓起盖头往她的头上放。

凤吟霜一愣,三王府,上花轿?她迅速的抓住了其中的主要信息。

“你说三王府的迎亲队伍,可是南御天那个畜生要来了?”

小丫头明显被她吓得不轻,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伸手去捂住她的嘴:“小姐,你在说什么呢,三皇子马上就是你的夫君了,你怎可对他如此大不敬?”

她终于明白了,原来她回到了五年前!这分明是她五年前穿着凤冠霞帔从凤家出发,嫁给南御天的那一天。

这里,是她的闺房,只不过布置成了喜房,所以才会让她觉得那么熟悉。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这个畜生的人面兽心,还死心塌地的爱着他,甚至带着一颗含羞带怯的少女心幻想着以后嫁给他的幸福生活,可是这一切在他登基为帝之后被狠狠地撕碎了,他榨干凤家带给他的最后一点价值,然后灭了她凤家满门。

她恨南御天,更恨她自己,当初怎么就不明白,那一切都是南御天设下的奸计。

若是南御天单纯只想对付她,完全可以直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她再对外宣称她暴毙,唯一的原因就是他想要借她的手栽赃凤家,她一旦认罪,所有罪名全都成立,凤家便会受到牵连,所以真正害了凤家的人,还是她自己。

凤吟霜眼底闪着仇恨的光芒,她说过,若有来生,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世回到过去,那么就是她亲手来取南御天狗命的时候。

这个时候突然又从门口走进一个人来,十五六岁的年纪,看上去温婉柔弱,凤吟霜的目光却渐渐犀利起来。

苏曼柔!

她死都不会忘记这个女人!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官之女,却懂得趋炎附势,博得她的信任,把她当做好姐妹,有什么好东西都会与她分享,甚至……包括她的夫君。

当初看着南御天早就忘记了他们之间的誓言,后妃一个一个的纳入宫中,苏曼柔为她抱不平,不忍看着她受委屈,宁愿不求名分进宫陪她,让她深受感动,甚至在她好几次被人陷害的时候解救她于危难之中。

久而久之,她对苏曼柔越发的信任,与她无话不谈,跟那么多女人分享一个夫君她都已经忍了,她的好姐妹又有何不可?而且苏曼柔真的成了妃子也可以成为她的左膀右臂,助她在后宫之中立威,却不想这完全是一切阴谋的开始。

以苏曼柔的身份能成为婕妤实属勉强,可有她皇后娘娘的力保,直接坐稳贵妃的宝座,苏曼柔感恩,每日都陪在她的身边,帮她出谋划策,谈心解闷。久而久之,她对苏曼柔也越发依赖。

她在宫中步步为营,提防任何人,却从来都没有提防过她。

想着那天在牢狱之中,苏曼柔临走的时候告诉她的话:“凤吟霜,你该恨的人不是我,而是南御天,你们凤家权倾朝野,他怎肯让你生下皇嗣,那这南楚的天下,岂不是直接落入你们凤家手中了么?”

她怎么可能是好心提醒她,分明是想要在她千疮百孔的心中狠狠扎上一刀,让她就算死,也死的绝望。

苏曼柔还告诉她,南御天早就跟她承诺,只要她能够助他铲除凤家,便可以让她做皇后,难怪她会如此的利欲熏心。

只是她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南御天生性多疑,心狠手辣,当初凤家助他登基他都可以恩将仇报,那么知道他那么多秘密的苏曼柔,他还会让她安然的活下去么?

苏曼柔突然感觉一束冰冷的目光打在她的身上,她心中一颤,再次看向她的时候,却好像刚刚的一切都只是错觉一般。

她笑着走上前去:“吟霜姐姐,你今天真的是太美了,三皇子真的是有福气,能娶得姐姐这样的如花美眷,姐姐以后成为三皇妃,可不要忘了妹妹啊。”

· · ·  ·······
第3章 清平王娶亲
···········
凤吟霜心中冷笑,口腹蜜剑,谁能想到这副柔弱的外表下藏着的是那么一颗恶毒的心,哪怕心中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她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妹妹貌美如花、蕙质兰心,自然也会嫁得如意郎君。”

苏曼柔以帕拭泪,故作伤感的神色:“听闻三皇子俊美无双、风流倜傥,能嫁的这样的夫君真的是此生无憾,妹妹哪有姐姐这样的好运气。”

之前她跟自己哭诉说父亲准备把她嫁给一个官员之子,那个公子面目丑陋也就算了,府中已经有了十八房小妾,嫁过去之后一定会受委屈。她知道之后立即让自己的爷爷凤太师出面将这件事情压了下去,还说以后她要是出嫁一定会把她一起带上,不能看着她被任何人欺负。

她现在这样提起来分明是想让她也将她嫁给三王府的意思!

可是却不想这一次凤吟霜却淡淡的说道:“所以说啊,做人要贵在有自知之明,不能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若是好高骛远,反而还会适得其反,竹篮打水一场空。”

苏曼柔脸色一白,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讽刺她身份卑微根本不配嫁一个好夫君么?

看着苏曼柔现在这个样子,她心中冷笑,一切才刚刚开始!

“妹妹千万不要误会姐姐的意思,姐姐只是在感叹自己的命运呢。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出嫁之后就再也不可能像现在一样留在父母亲人身边承欢膝下了,想到这些,感觉有些伤感。”

苏曼柔嫉妒的手帕都绞在一起,她嫁给皇帝的儿子,以后就是皇亲国戚,甚至还有可能成为国母,这是她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身份,她现在竟然还说什么伤感。

不过苏曼柔也微微松了口气,刚刚凤吟霜的话让她十分心惊,以为她看出了什么开始讨厌她,既然是误会就好。

所以她立即十分谄媚的说道:“姐姐是什么身份啊,凤家唯一的千金小姐,凤太师最疼爱的孙女,就算以后你嫁给三皇子,想要回家探亲,随时都可以啊,而且三皇子也会陪着你一起回来。”

凤吟霜没有姐妹,上面有五个哥哥,所以她把苏曼柔当成亲妹妹一样看待,看着她娇娇弱弱的样子格外疼惜,可现在看着她这副嘴脸,凤吟霜只觉得恶心,恨不得直接戳穿她这副虚伪的面孔。

没关系,一切都可以慢慢来。她会把苏曼柔曾经所做的一切,让她十倍百倍的奉还,让她好好体会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如果现在就处死她,岂不是太便宜她了吗?

一直忙进忙出的若水又跑了进来,看到她们两个还在说话,凤吟霜的盖头也没盖上,立即着急的催促:“小姐都什么时候了,三皇子已经到了,老太爷、老爷夫人和各位亲眷都在等着了,他们让我现在就扶你出去。”

那个畜生来了,想到南御天,凤吟霜整个身体都抑制不住的发抖,她的手指紧紧攒成了拳头。

南御天!他不但毁了她的一生,更害的凤家满门抄斩,这刻骨铭心的仇恨让她死都忘不掉。恨不得等那畜生一进门就将他剖心挖肺,她也绝对不可能再嫁给他。

可圣上金口玉言已经下旨赐婚,也已经到了上轿时候了,她要是这个时候悔婚就是抗旨不尊,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突然,西边传来一队迎亲队伍吹吹打打的声音,凤吟霜有些好奇:“难道今天还有人娶亲?”

闻言,若水的小脸上立即浮现出惊恐的神色来,她不过就问了一句今天谁人娶亲,怎么就把她吓成这个样子?

苏曼柔的脸色明显也有些发白:“今天,是清平王娶亲的日子,哎……真的是可怜了那位姑娘了!”

凤吟霜心中一颤,前世的记忆扑面而来。

她想起来了,当初她嫁给南御天的时候,的确是还有一队迎亲队伍。

只是她并不清楚当日是谁同日成亲,满心都沉浸在嫁给南御天的喜悦之中,对清平王的概念也很模糊。

当初似乎是有一位清平王,只是长年驻守边关,就算她当了五年的皇后,也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一次。

看到提起他的名字,她们两个就吓成这样,凤吟霜有些好奇:“成亲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么,你们俩怎么这副样子?”

“小姐,你身份尊贵,又受老太师的宠爱,当然是不会知道这些事情了。这个清平王啊,是我们南楚的战神,年纪不过二十出头,战功赫赫,皇上赐他领地封为王爷,待遇比那几位皇子都要好。在大殿之上,皇上特许两个人可免行跪拜之礼,一个是你的爷爷凤太师,另一位就是清平王。”

这位清平王既然这般厉害,为何前世她对他几乎是一无所知?难道她重生之后,有些事情已经开始发生改变了?

凤吟霜想想又有些释然,她能重生,这本来就是命数的变动,就算其他事情不一样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既然清平王这么厉害,那嫁给他不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么,你们为何又说那个女子可怜?”

“清平王虽然威名远播,可这京城谁人不知,清平王面目丑陋,长年面具遮脸,嗜杀成性,又身负顽疾,发起疯来不但会杀人,而且还会吃人肉、喝人血,他之前已经娶过好几位王妃了,无一不是在过门七天内暴毙而亡,清平王克妻之名天下皆知,大家都在说那几位死去的王妃都是被他活活折磨死的,嫁给他,那不就等于一只脚迈进了鬼门关么?”

凤吟霜听后完全没有害怕的神色,呵……鬼门关?她嫁给南御天,才叫真正迈进了鬼门关,她前世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还亲眼看到了家族七十二口人的惨死,还有怎样的恐惧能比得过如此?

这一世,她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凤家的命运,让所有欺她辱她害她之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那大家都说那几位王妃惨死,可有人亲眼见过不曾?”

“这……奴婢怎么会知道呢,都是听说的。”若水连忙摇头。

凤吟霜轻笑:“不过以讹传讹罢了,这个世界上最不怕的就是正大光明的恶人,反而那些外表斯文内心龌龊的小人才是真正的可怕。”

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苏曼柔搀着她的手轻轻一抖,若是不心虚,她也不至于如此。

她宁可嫁一个吃人的恶鬼,也不想再看到南御天那虚伪恶心的嘴脸。

所以她一定要想办法,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等她上了花轿之后,两队迎亲队伍几乎一前一后的向东边的方向走,一直走出十里之后,才会分开,一个走向东北的三王府,另一个则去往东南。

凤吟霜抓紧了手中的帕子,这一次不管用尽任何的办法,她都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 · ·  ·······
第4章 互换身份
···········
凤家前堂张灯结彩,凤太师,还有凤吟霜的父母、兄嫂等人都已经在那里。

只是凤太师脸上并未显出高兴的神色来,反而隐隐有些担忧。

当初他根本不赞成凤吟霜嫁给三皇子,可是却不想她对三皇子一片痴心,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孙女,当然是希望她能嫁得一个如意郎君过得幸福,所以最后也只能由她。

三皇子当初根本就不是钦定的太子人选,可为了凤吟霜,凤家倾尽全力保三皇子继位,可没想到却落得一个灭门的下场。

所以她绝对不能嫁给南御天,若是她连这个命运都无法改变,那么很可能又会重蹈之前的覆辙。

看到凤吟霜来了,所有的家人围过来,说了几句吉祥话,就算看不到他们的脸,也能从言语中深深体会到不舍之意。

她鼻子有些发酸,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她真的没想到还可以有再和家人团聚的机会。

她不要再做之前那个被养在温室之中的花朵,被全家人呵护宠爱自己完全不知天高地厚,她以后要用自己的力量好好的保护他们。

吉时已到,新娘上轿。

她轻轻扬起盖头看了看天,老天啊老天,你若是真的有眼,就不应该让小人得志,好人得消。

被人一路搀扶到了门口,花轿早就已经停在那里,外面人声鼎沸,城中的百姓都出来看热闹,很多小孩子也跑来跑去捡喜糖,一如当初的情形。

一只手伸到了她的面前,隔着盖头的缝隙可以看到那穿着红色喜服的宽大袖袍,凤吟霜身体一震,立即明白了眼前的人是谁。

她死死地咬住下唇,恨不得立即掏出藏在袖口的匕首直接掏了他的心窝,废了很大的自制力,她才让自己心中的杀意降了下来。

“霜儿?”南御天看她迟迟没有动作,十分关切的问出一句。

凤吟霜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把自己的手交到了他的手里,任由他把自己扶上了花轿。

唢呐吹、锣鼓起,花轿上路。

凤吟霜靠在轿子上,闭上眼睛,两行眼泪顺着眼眶滑落。

那一声“霜儿”,显然勾起了她之前的回忆。

当初南御天对她百般讨好,还对她承诺一生一世一双人,让她将一颗心傻傻交付,然后不可自拔。

他曾在大雪的夜晚赶到太师府,等她见到他的时候已经几乎变成一个雪人,却把厚厚的大氅用来包裹食篮中的参汤。

他曾在她生辰连夜赶出一百只莲花灯,挂满树梢,犹记那晚风吹落、星如雨,一夜鱼龙舞。

可她现在才明白,那一切,全都是假的,她从始至终只是他争夺皇位的工具,他对她的百般讨好,娶她为妻,都只是利用她、利用凤家。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凤吟霜的眼神里已经写满了冰冷,不带任何的感情。

这一世的凤吟霜存在的意义只有一个,那就是复仇,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这个时候,外面突然“轰隆”一声,凤吟霜掀起轿帘一看,原本晴朗的天气突然阴云聚拢,雷声阵阵,这明显……就是要下大雨的征兆。

犹记得五年前她成亲那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看来果然很多事情已经发生改变了。

这场大雨,简直就是“及时雨”。

眼看着雨越下越大,慢慢演变成暴雨的节奏,这样一来根本就没法赶路,彩礼也会淋湿,所以赶紧找地方避雨才是恰当的。

突然有人喊,前面有个破庙,快进去躲雨,然后凤吟霜就感觉到轿子加快了行进的速度,所有的迎亲队伍也都进入了破庙之中。

她知道,进来躲雨的并非只有他们,还有清平王府的迎亲队伍。

轿子被放了下来,她听到不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

“三皇子,这好好的天怎么突然就下雨了,钦天监明明说过今天是个良辰吉日,这要是错过了拜堂的吉时可怎么得了,皇上和丽妃娘娘还在王府等着呢。”

“该死,还不快点想办法去通传,还有这些彩礼,要是出一点闪失本殿下要了你们的脑袋。”

“是,是!”

然后脚步声渐渐远去,彩礼数量太多,就连丫鬟也都叫过去帮忙了,此时这安静的佛堂却传来女子伤心抽泣之声。

凤吟霜早就注意到,同时被抬进来的还有这位即将嫁进清平王府的“清平王妃”,看来她果然如同若水说的那样根本就不想嫁人,可却根本是被逼无奈,清平王战功赫赫,又是圣上下旨赐婚,若是抗旨,她全家的性命都别想要了。

凤吟霜从轿子里出来,紧接着就看到那个穿着一身红裳的女子正拿着一根白绫吊在了房顶中央的柱子上,准备自尽。

这……也太迅速了吧。

趁着她即将踢掉板凳的紧要关头,凤吟霜立即上前抱住她,然后将她抱了下来。

那个女子不断地哭泣挣扎:“你放开我,让我死,让我死!”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小姐何苦轻贱自己的生命呢?”

女子哭的十分伤心:“你要是跟我一样嫁一个面目丑陋嗜杀成性,还喜欢吃人肉喝人血的夫君,就会知道活着还不如死了,与其被那个清平王活活折磨死,还不如我自己来做个了断。”

看来这清平王还真是恶名远播,能让所有女子闻之变色,宁可死都不肯嫁给他。

凤吟霜心中早就有了主意:“那清平王果真如你所说这般可怕?”

“千真万确!”女子提起来面露恐惧之色,“我爹娘为我准备嫁妆的同时,连我的后事都已经准备好了,我的命真的好苦啊!”

她越是这样,就越合凤吟霜的心意。

“像你这样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就这样香消玉殒的确是可惜,这样吧,我情愿同你相换,代替你嫁进清平王府,你看怎么样?”

那位小姐吃惊的看着她,明显不可置信:“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知道,你是凤太师的亲孙女,要嫁的人可是堂堂三皇子,而我可是要进鬼门关的人,有谁放着荣华富贵不要,还偏要闯龙潭虎穴呢?”

· · ·  ·······
第5章 花轿错嫁
···········
凤吟霜淡淡的说道:“信不信由你,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你现在自尽我不再干涉,要么你就同我相换,一切看你如何选择。”

当然,如果能有生存的希望,谁愿意死呢?

而且早就听说三皇子俊美儒雅,风度翩翩,能嫁给那样的夫君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凤吟霜会跟她做这样的交易,可机会摆在眼前,傻子才不珍惜,她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

所以她立即就点头:“我愿意!”

“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是从四品少监沈翰之女,闺名沈盈。”

“很好,我这里有两句话希望你记着。第一,一旦此事泄露,那我们两家都会面临诛九族之罪,祸不及父母家人,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是,沈盈自当守口如瓶,就算是死也不会泄露出去。”

这一点凤吟霜倒是放心,无非就是给她提个醒,抗旨可是死罪,除非她不要命了才敢出去乱说。

“第二,我们身份互换,你将代我嫁入三王府。但是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三皇子认可你的身份,你就是三皇妃,可如果他不认可,这门亲事就将作罢,清平王府那边一切有我,不会再牵扯到你身上,你依旧可以回沈家当你的沈小姐,另择良婿出嫁。”

沈盈又有些担心的说道:“那万一……万一被人拆穿之后,三皇子和清平王都要求换回新娘,又该怎么办呢?”

“我们女子自幼便学习三从四德,出嫁从夫,你既已与三皇子拜了天地,又怎能再嫁清平王?”虽然现在的凤吟霜对于这一套约束女子的理论已经十分不屑,这个时候却也不得不拿出来用。

沈盈微微红了眼眶,连忙跪在地上磕头。

“多谢吟霜姐姐救命之恩,只要能不嫁进清平王府那吃人之地,我就已经十分庆幸了,怎敢贪图三皇妃的身份?若不是姐姐,只怕我这次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倒是一个懂得知进退的女子,凤吟霜连忙将她扶了起来。

“你我同一天出嫁,自是有缘,我也不忍心一条人命在我面前就此逝去,而且我帮你也自有我的道理。”

“可……我脱身了,那姐姐若是被那清平王欺负应该怎么办?要是姐姐因此出了事,我以后也会良心不安的。”她并没有只想着自己,反而还为她着想,这让凤吟霜对她的好感又多了一层。

“你放心,我爷爷是当朝重臣,父兄又在朝堂身居要职,他不敢拿我怎么样,而且若是他真的是外界传言那般可怕,我也可以早日脱身,你不必担心我。”

听她这么说,沈盈也慢慢放下心来,又福神行了一礼。

“吟霜姐姐的大恩大德,沈盈绝对不会忘,以后如果有能帮到姐姐的地方,沈盈自当义不容辞。”

“好了,他们快回来了,我们快点做好准备吧。”

古代女子的嫁衣几乎都一个样子,不仔细看也看不出什么来,而且在洞房花烛新郎亲手揭下盖头之前,她确保这件事情绝对不会穿帮。

又嘱咐了沈盈几句之后,她们互换了花轿,这个时候外面已经传来了脚步声。

原来外面雨已经停了,可以继续赶路了。

凤吟霜偷偷从轿帘的缝隙中向外看,果然到了岔路口,迎亲队伍一个走向东北,而她这边,走向东南。

这个时候,等待她的又有了新的难题。

那个清平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是否真的如同传言一般可怕?

南楚成亲之日,只要是娶正妻,新郎必须亲自去新娘家中迎接,亲手扶上花轿,这才合礼数,就算是皇帝立后,也要亲自将皇后送到寝宫之中。

所以三皇子才会亲自来太师府接她,可据她所知,这清平王只派了一队迎亲队伍来迎接新娘,而他自己根本未曾露面。

这也太狂妄了吧?

再想想有关于他的那些传言,她突然又觉得再正常不过。

算了,就算清平王真的是那样的人,她又有什么可怕的,这本来就是她自己选择的路。而且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样一来她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和借口解除跟南御天的婚约,又顺便救了沈盈,一箭双雕。

花轿一路走得十分平稳,不知过了多久之后,终于停了下来。

已经到了?凤吟霜轻轻掀开轿帘,边看到前方十分气派的府邸,牌匾上写着“清平王府”四个大字。

清平王还是没有露面,轿帘掀起,一只粗糙的老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凤吟霜微微一愣,这是他们王府的一个老嬷嬷吧,他就是这么对待新婚王妃的?

凤吟霜把手交到了嬷嬷手里,到现在她也无所谓了,反正这根本就不是她的婚礼,最好一会儿拜堂的是他也不要出来,那么她就更加称她的心意。

只要拜了堂就是夫妻,很多女子都十分贞烈,一生一世只跟随一个夫君,就算夫君死了,也会为了守护自己的贞洁不肯另嫁他人,宁愿孤独终老。

凤吟霜不会再对感情有任何的奢望,她的心早就已经死了,可这基本的情结,她还是有的。

她宁愿终身不嫁,只求能守在父母爷爷身边,尽孝尽责。

可这一次,凤吟霜便要失望了!

被嬷嬷和丫鬟搀扶一路进了王府,经过前廊,绕过花园,踏入正厅,走过长长的红毯,凤吟霜已经累得有些晕头转向了。

平日走路到不觉得有什么,只是这一身繁重的嫁衣,头上戴着沉重的凤冠,简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丫鬟嬷嬷将她放开的时候,她眼前一花差点倒了下去,这个时候一双有力的臂膀牢牢的将她抱在怀里。

一个男人!

一个敢在成亲之日公然抱她的男人,除了清平王,她这临时为自己找的“便宜夫君”,别无他人。

凤吟霜刚准备将他推开,这个时候他已经将她放开,却轻轻牵起她的手,带着她一起向前走去。

凤吟霜微微一怔,看着那只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完全不像是一个在沙场上奋勇杀敌的“战神”,反而更像是一个舞文弄墨的书生。

未完待续…

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fanrenshucheng,微信回复书号:27994,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微信公众号看小说首选“凡人书城”,每天坚持签到阅读免费送书券!

凡人书城小说官网:http://www.fanrenshucheng.com

凡人书城手机官网:http://m.fanrenshuc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