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罪鬼之证徐祸全文阅读 徐祸桑岚小说免费阅读

今天灵异文,带入感极强,潜力爆款新书《罪鬼之证》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男频恐怖小说,男女主角叫林义沈傲雪,最新章节: 第十九章 老八嘎。罪鬼之证小说主要讲述凭着姥爷留下的半本残书,我干起了招摇撞骗的阴倌行当。 本来以为只要恪守规矩,就能平平安安,没想到最后一单生意却将我卷入了迷离的漩涡,更让我从此以后行走在阳世和阴间的边缘…………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罪鬼之证》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罪鬼之证

《罪鬼之证》YY小说书号:6471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6471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一章 招摇撞骗

“徐大师,钱已经转过去了,你看看。”

女人斜靠在沙发里,狐媚的眼睛像是蒙了一层水雾,有些迷茫,却又风情万种的看着我。

我掏出手机,看看上面银行发来的短信,点点头:“到账了,谢谢惠顾。”

出了门,上了我的‘七手’QQ,回头看了一眼一夜风流的小别墅,一脚油门,驶出了别墅区……

我叫徐祸,是市里一所医科大学的在校生。

很多人都说这个名字不吉利,还有人说,这名字跟闹着玩似的。

其实就是闹着玩,我跟自己闹着玩。

三年前,姥爷过世,把乡下的房子过户给我,开户口的时候,我对户籍警说,顺道把我名字也改了吧。

民警问我改什么名?

想起姥爷在世时常说我是个不祥人,是活土匪、大祸害,我随口就说,改成徐祸吧。

之前的名字是我老子给我取的,我四岁的时候,他和我老娘就离婚了,然后各自成了家,我就被丢在乡下姥爷家……

总之,我讨厌以前的名字。

姥爷虽然常说我是祸害,可还是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大,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老爷子却走了。

上大学需要很大一笔费用,姥爷是农民,留给我的存折上,只有四千块钱。

我没找我那有名无实的爹妈要钱,而是干起了现在的兼职。

姥爷留给我的,除了房子、存折,还有半本破书,没有书名,上面记载的,是一些驱邪捉鬼的法子。

没错,我做的兼职,就是帮人驱邪。

乡下管我这种非道非僧的野路子,叫做阴倌。

还别说,这年头,找人驱邪的人还真不少。

一开始接生意,我也胆战心惊的,后来慢慢发现,十次里头有八次都是疑心生暗鬼。

我就像电影里的道士一样,装模作样的作一回法,再画几张黄纸符箓,就能换取不菲的收入,足够养活我自己了。

当然,十次有八次是疑心生暗鬼,也还有两次是真邪乎。

有一回朋友给我介绍了一单生意,雇主是个开餐饮公司的小老板。双方一见面,我一看他脸色就觉得不对。

谈好价钱,我也没搞形式化的东西,直接画了道符,烧成灰,兑水让他喝了。

结果,他喝下符水后不到五分钟,就哇哇大吐,吐出来的全是黑绿黑绿的污秽,里面还有活的蛆虫。

那次我赚的最多,可是从那以后,我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只接女人的生意。

说白了,我做这一行的目的,就是招摇撞骗,混点小钱,够养活我到毕业就行,真犯不着招惹是非。

女人自己偷摸的找人驱邪,那多半是疑心生暗鬼,搞些形式化的东西,就能蒙混过关。

当然,我也算对得起她们,一是开价公道,二就是尽量给她们吃颗定心丸。

就比如刚才那个住别墅的女人,就是个有钱老板包的金丝雀。因为老板和原配去了一趟新马泰,她就总疑心原配给她下了降头。

我切切实实的给她服务到位,连着开了三个晚上的道场,着实卖力气。

至于睡觉这码事,双方都有需要,你情我愿,也没对不起谁。

虽然是野路子,可是因为开价公道,每每都能替事主息事宁人,慢慢的,我这个阴馆在圈里也小有名气起来。

这不,又有人托关系找门路打来了电话。

电话里,她的声音不冷不热,就好像是跟公园摆卦摊的老头说话似的。

我无所谓,几乎每个事主在电话里都是这副腔调,对要委托的人,都是一种质疑的态度。

挂了电话,我就心急火燎的开车往她给的地址赶。

从上次开工到现在都一个多月了,我可是一个多月没沾荤腥了。

我倒不是满脑子想的都是占便宜,关键对方是艺校的学生,而且给的地址不是校内,而是校外一个小有名气的高档小区。

这个艺校是很有名的,也是市里一处‘靓丽’的风景。一到周末放学,校门口那些奔驰、宝马看的人眼花缭乱啊……

到了小区,我给她打电话。

两人一碰头,我眼睛就有点直了。

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细腰长腿,窄肩宽臀。漂亮就不用说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屁股宽过肩……

“你是徐大师?”

她盯着我看,眼神有些疑惑。

很明显,我和人们印象中的捉鬼道士形象差距太大了,不能给我的客户足够的信任感。

我点点头,“我是徐祸。”

“我叫桑岚。”

这女人好像不怎么爱说话,冷冰冰的说了这么一句,转身就往楼上走。

走了几步,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停下脚步,把脸转了过来。

我和她对视,“怎么了?”

桑岚看了我一会儿,摇摇头,“没什么。”

转身再往上走的时候,两只手交叠在身后,捂住了短裙的下摆。

呵呵,防谁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好像……是……是白色蕾丝边吧。

进了屋才发现,情况和我原先想的有点不一样。

屋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看年纪大概三十多岁,虽然眼角有些细纹,但皮肤白皙,身材更保持的十分美好。看五官,竟和桑岚有五分相似。

女人和我同样诧异,打量了我两眼,伸出右手:“你好,我是岚岚的阿姨,季雅云。”

靠,原来是和亲戚一起住。我还真想歪了,看来桑岚不是见了穷B就假正经的妞,而是少有的‘正经’艺术生。

“徐祸。”我和季雅云握了握手,感觉她的手很滑腻,但有点冷冰冰的。

见没有‘续集’的可能,我就直奔主题,“说说你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吧。”

季雅云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微微一笑,没说话。

干我们这一行,故作高深是必然的,但笑而不语的同时,我却在心里打了个突。

换了旁人,我可能看不出来,可是这娘俩的皮肤都白的像牛奶一样,正因为皮肤太白,所以我才能看出,季雅云的额头上有一团对比鲜明的晦暗。

这种晦暗不留心是分辨不出的,但是有心人不难分辨。看来这个季雅云,是真遇上什么邪事了。

季雅云迟疑了一会儿,说:“我最近睡觉总睡不踏实,怎么说呢,就是睡到半夜,感觉是清醒的,就是动不了。”

“鬼压床?”

“嗯嗯。”季雅云连忙点头。

桑岚在一旁轻‘哼’了一声。

我回头看她,她也正冷眼看着我,像是在等着看我接下来怎么表演。

我看了看表,下午两点,外面日正当空。

这个时间看鬼……看个鬼啊!

我起身,说:“我晚上再来吧。”

季雅云像是从我的动作上看出了什么,点点头,没说什么。

桑岚却皱着眉头说:“你别来了,我小姨根本就没事,她就是整天在家待着,自己吓自己。”

说着,从钱包里抽出两百块钱拍在我面前。

看着两张鲜艳的红毛,我的血直接冲到了脸上,冷冷道:“不相信这种事,之前就不应该给我打电话。这点油费我承担的起,不过奉劝一句,你或许很有钱,可是有钱未必能买到命。”说完,我扛起包就往外走。

“徐先生!”

季雅云急忙拦住我,顿足道:“岚岚,你能不能别任性?”

见她一脸焦急无奈,我暗暗叹了口气,没见过鬼的怕黑,真撞了邪却又不信邪。

“你为什么要晚上来?有什么话现在不能说吗?”桑岚像是屈服小姨,又像是赌气似的说道。

我懒得跟她废话,想走,却被季雅云拉着不让。

无奈,我只好回过头,对桑岚说:“其实我和你一样,也是个学生,医学院,法医科。”

“法医?”

“对,法医。按说我这个专业是最不该信邪的,可是,我信。”

我点了根烟,浅浅抽了一口,“也许你觉得这两种职业很矛盾,觉得鬼压床很无稽。我也可以用我的医学专业角度告诉你什么是神经麻木、自我唤醒,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你阿姨可能真的撞邪了。”

“徐先生,我……”

季雅云欲言又止,咬了咬嘴唇,说:“不光是鬼压床,我还看见……看见一双……一双红鞋在天花板上晃啊晃……”

“红鞋?”我心里一激灵。

第二章 镇坛木

“什么红鞋?”桑岚走过来,拉住她的手,“你怎么没告诉我?”

“我这不是怕吓着你嘛。”

我把背包摘下来,看了看窗外,“如果真是红鞋,就不用等晚上了。”

“好吧,我就信这一次。”桑岚无奈的看了季雅云一眼,问我:“你要怎么做?”

“拉窗帘,让她把衣服脱了。”

“什么?”

我看着她:“上衣。”

“神经病,滚出去!”

桑岚杏核眼圆瞪,指着大门,“流氓,滚!”

我二话不说,抓起包就往外走。

“别走!”

季雅云追上来拉住我,带着哭音说:“岚岚,你别这样,你让大师帮帮我吧!”

见她濒临崩溃,桑岚有点手足无措,犹豫了一会儿,猛一跺脚:“行行行,听你的,让他给你看,行了吧?”

回头又瞪着我:“你要是装神弄鬼的占便宜,我饶不了你!”

看得出,季雅云是真有点崩溃了,不等窗帘拉上,就开始解衣服。

我自觉的背过身,开始从包里往外掏要用的东西。

片刻,桑岚在背后冷冷的说:“好了。”

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是看到季雅云散发着晶莹光泽的洁白皮肤,还是一阵目眩。

我点了三根香,朝着四方拜了拜,把香插到了窗台上。

转过身,再看桑岚,那眼神,就跟我和她有杀父之仇似的。

我拿起一个小盒子走到沙发旁,打开盒盖,用手指蘸了一抹猩红的朱砂,开始在季雅云光滑的后背上画符。

符箓还差最后一笔,我犹豫着,有点下不去手。

“又怎么了?”桑岚冷冷的问我。

我没理她,心一横,把最后一笔画了上去。

手指还没离开女人的后背,猛然间,鲜红的符箓就像是被火烧过一样,瞬间变成了焦黑的粉末,扑簌簌的往下落。

季雅云像是触电似的,身子开始猛烈的抖动,并且散发出刺鼻的腥臭气味。

我差点被这味道熏的吐出来,连忙捂着鼻子退了几步。

“这是什么味道?”桑岚捂着口鼻干呕不止。

我顾不上回答她,拿起桌上的八卦镜向季雅云照去。

往镜子里一看,就见季雅云的身子被一团黑气包裹的严严实实,别说看不见附体的是什么了,就连她本人的样子都看不清楚。

忽然,季雅云一下子平静下来,背对着这边,一动也不动。

“小姨?”桑岚喊了一声,想要上前。

“别过去!”我赶紧拉住她,伸手往桌上摸。

一把摸了个空,低头一看,心里顿时一咯噔。

刚才我明明把驱邪的镇坛木拿了出来,和八卦镜放在一起的,这会儿居然不见了!

“小姨……”

听桑岚声音不对劲,抬眼一看,季雅云已经慢慢的把身子转了过来。

看清她的样子,我浑身的汗毛都戗了起来。

季雅云看上去还是原来的样子,可给人的感觉,却是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

她的脸白的像是在水里泡了十多天似的,没有半点血色。原本细致不可见的毛孔,此刻显得格外明显,就像是在白脸上生了一层细密的黑毛!

桑岚本来想迎上去,这会儿吓得缩到我身边,抱着我的一条胳膊不住的发抖。

感觉柔软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咯着我的手臂,低头一看,就见桑岚的一只手里紧紧捏着一块红色的方木。

“谁让你乱动我东西的?!”

我又惊又怒,一把将镇坛木抢过来,猛地拍在桌上。

“啪!”

响声震耳,季雅云身子明显一颤,本来麻木的脸顷刻间变得无比狰狞,怨毒的眼神像是要把人活吃了似的。

我沉着气,再次把镇坛木举起。

可就在我举起镇坛木的时候,季雅云两眼一翻,像是被煮熟的面条一样软趴趴的瘫倒在了地上。

见她好半天一动不动,我不禁长松了口气。

下意识的活动了一下因为紧张而麻木的双手,却感觉左手黏糊糊的,手感十分的不对。

低头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

镇坛木上竟然龟裂出无数细密的裂纹。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用力过大,我的虎口也已撕裂,流的满手都是血。

“我小姨她……她怎么了?”桑岚带着哭音问。

“暂时没事了,帮她把衣服穿上吧。”

我抹了把冷汗,又看看染了血的镇坛木。

“我去厕所洗个手。”

我随手把镇坛木放在桌上,哪知刚一放下,镇坛木就无声的裂开,彻底碎了。

从厕所出来,桑岚已经帮季雅云套上了衣服。

我过去帮忙把还在昏迷的季雅云抱到沙发上,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

看到窗台上的香,又不禁吃了一惊。

其中的一炷香烧了还不到三分之一,另外两炷却几乎要烧完了。

人怕三长两短,香怕两短一长,这特么是真碰上硬茬了。

“你的手破了,我帮你包一下吧。”桑岚有点慌乱的拿了医药包过来。

“这点小伤……还是包上吧。”

把血洗掉才发现,虎口撕裂的伤口竟非常严重,我可不愿意死要面子活受罪。

话说回来,我记得刚才拍镇坛木用的力气不算太大啊,怎么手都震裂了。

桑岚边帮我上药,边讷讷的说:“我刚才不是故意动你东西的,我……我就是紧张,不知不觉就……”

“算了。”看着她绝美的面孔,有气也撒不出来。

“我小姨到底怎么了?”

我揉着眉心说:“真中邪了,而且缠着她的鬼是厉鬼。”

“厉鬼?”

“我画符的朱砂里掺了雄鸡血,阴阳相生相克,把纠缠她的鬼给勾了出来。你看看外边的太阳,大白天的都敢出来,不是厉鬼是什么?”

桑岚眼圈一红,摇着我的手臂,带着哭音道:“那可怎么办?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啊。”

“我尽力吧。”

我是有苦说不出来。

本来只想糊弄俩钱,熬到毕业就收手,哪知道会碰上这么档子事。

我虽然不是什么正经阴倌,规矩也是懂的。

帮人看事,要是能一眼看出来,觉得自己摆不平,抹脚就走,理所当然。

可一旦插手,有了开头,再想抽身而退,那就是坏了行规,是要遭报应的。

现在是真正的骑虎难下了。

又过了一会儿,季雅云醒了。

我问她记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

她茫然的摇了摇头,说只记得我在她背上画符,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反问我发生了什么。

我说别问了,也别自己吓自己,我尽量帮你们摆平这件事,摆不平,分文不取;摆平了,得加钱。

我报了个数,两人都有点意外。

我只是干笑。

看得出,这娘俩是有钱人,我报出的数字,在她们看来大概太低了。

要是抢购名牌皮包,估计俩人能乐出鼻涕泡,可一旦性命攸关,那心里就有点不踏实了。

事实上以前接生意,我都有机会把价格抬高。

可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所以,只求问心无愧,不会开高价。

说白了,就是怕有钱拿,没命花。

我说我要去准备一些东西。

桑岚吓得不轻,要跟着,但季雅云却是吓得连走路都腿软。

我宽慰两人不用怕,如果不是刻意勾 引,青天白日,鬼是不会自动现身的。

离开桑岚家,我直接开车到了孙家楼,找到了一个叫孙禄的家伙。

“嘿嘿,听动静就知道是你来了,你那破车的排气管子还没换呢?”

孙禄懒洋洋的躺在枣树下的躺椅里,冲我摇了摇手里的大蒲扇。

这家伙身高和我差不多,生得五大三粗,黑脸膛圆的像个贴饼子。

这会儿光着脊背,挺着肚腩歪在躺椅上,像极了《水浒传》里霸占了快活林的蒋门神。

我一把把他拽了起来,坐进躺椅,点了根烟。

“这是吃炮药了?还是又让妞给甩了?”孙禄笑嘻嘻的问。

“给我弄点黑狗血呗?”我抽了口烟,眯着眼看他。

“上次不是刚给过你吗?”

“得得得,那糊弄别人行,能糊弄自己吗?”

“哟,真碰上事了?”孙禄收起嬉皮笑脸,“那你等着,我给你弄去。”

“顺便劳您孙屠户的大驾,给我掰点柳树枝!”

“得嘞!”孙禄往身上套了件两股筋的背心,颠颠儿的走了出去。

也就两根烟的工夫,抱着一捆柳条,牵着一条黑狗回来了。

我一看那黑狗,通体漆黑,没有一根杂毛,却是条半大不小的土狗。

“这狗还没长成呢,你从哪儿弄来的?”

“甭寻思,真要是看家护院的好狗,农村没人家肯给我。这狗东西护食,连主家人都咬。”

孙禄嘴里说着,手里也没闲着,把柳树枝往地上一扔,就势抓住两条狗后腿,“嘿”的一声将黑狗抡过肩头,重重的摔在石板上。

虽然不是第一回见他杀生,可眼见黑狗口鼻喘血有出气没进气,还是忍不住寒了一个。

孙禄外号孙屠子,可不是真正的屠夫,而是我同科系的同学,死党。

平常笑呵呵的,还算平易近人。

可有一回,有俩校外闲散人员趁午休跑到课室偷东西,让孙禄给撞上了。

见俩人亮刀子,孙禄二话不说,直接用手术刀把俩小贼的手筋给挑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小子家是孙家楼的老屠户,从小就不怵血。

于是,孙屠子的外号也就叫开了。

孙禄把狗血放了满满一太空杯。

我也没多耽搁,接过太空杯,塞进包里,抱起柳枝就往外走,“完事一起喝酒。”

“你小子悠着点儿!”

回到桑岚家快五点了,季雅云给我开的门。

“大师,快进来。岚岚正做饭呢,很快就好了。”

我探头往厨房看了看,有点意外。

现在的女孩儿十指不沾阳春水,会做饭的可不多。何况是桑岚这样家境富裕的艺术生。

不一会儿,饭菜上桌,四菜一汤,还真是色香俱全。

我也不跟娘俩客气,让了让,抓起筷子夹了块排骨就往嘴里塞。

品了品,味道不错。

可是多嚼几下,就觉得有点不是滋味。

这排骨好像没熟啊。

不光嚼不烂,感觉还黏糊糊的,隐隐约约有一股臭味。

我想吐出来,又觉得不大礼貌,于是偷眼看向娘俩,想趁她们不注意再吐出来。

可是这一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季雅云倒是没什么,只是满脸殷切的看着我。

桑岚也看着我,可嘴角却带着讥诮的笑,一对原本秋水般的明眸,此刻眼底竟然变成了血红色!

第三章 你点蜡烛干什么

“呸!”

我急着把嘴里的排骨吐在碗里。

“怎么了,不合胃口?”季雅云急着问。

我急着看向桑岚,却见她也正疑惑中带着惶恐的看着我。

她的眼睛一如既往的黑白分明,哪是什么血红色。

“不好意思,牙疼。”

我捂着一边的腮帮子,边装着吸冷气边看碗里吐出的排骨。

外酥里嫩,怎么会没熟?

回味一下,齿颊留香,哪来的臭味?

会不会是我太紧张了?

毕竟是头一次遇上这样的凶事,而且孙屠户给黑狗放血的一幕给人的印象太深,我回来的路上,眼前还时不时泛红呢。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为了缓解尴尬,我问桑岚家里有白酒没,牙疼含一口白酒就能止疼。

桑岚说没有,要去买。

我哪里老的下脸皮,忙说不用,自己去厨房切了片生姜,装模作样的在牙缝里咬了一会儿。

桑岚小心的问我,白天碎了的那块木头是什么。

我说那是镇坛木,作用类似于古代衙门的惊堂木,是用来威慑邪祟的。

“是不是因为我碰了镇坛木,所以它才碎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就是……”

“就是害怕了,顺手抓起来,就像遇上流氓,顺手抓起块板儿砖一样。”

见她一副小孩子做错事的模样,我不禁好笑,“不用想那么复杂,法器也不是无坚不摧、金刚不坏的,木头总会裂的。”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又犯起了嘀咕,镇坛木裂的是有点诡异了。

吃完饭,我把一包糯米交给季雅云,让她续进枕头里,然后就上 床睡觉。

见她犹豫,就解释说:精气神差,更容易招惹邪祟,所以,必须养足精神。

等她进了屋,我把带来的柳条裹上符箓,插在门缝、窗台和墙角。把黑狗血淋在各个门槛上,窗棂下。

桑岚到底年轻,跟在旁边好奇的看我弄这弄那,最后说:“你可不像道士。”

“我是阴馆,本来就不是道士。”

我把一张叠成三角形,穿了红绳的符箓给她,“戴上这个,你也睡觉去,晚上无论听见什么动静都别出来。”

桑岚忙把符戴上,“有了这个,就能保平安?”

见红绳将她修长的脖颈映衬的更加白皙丰润,我忍不住心神一荡:“有了这个能保一时平安,有了我就能保一世平安。”

桑岚给了我一个白眼,进屋把门甩上了。

不大会儿,茶几上的一部手机响了。

桑岚跑出来拿了手机,又匆匆进了屋。

我到窗口抽了根烟,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关上窗,按照破书上的法子,在季雅云的门外点了七根蜡烛。

又将三枚铜钱用红绳绑在左手腕上,攥在手心里,然后关了灯,默默的坐进沙发。

“阴倌,见鬼的阴倌…这是最后一单了,平了事,收了钱,我就彻底告别这个行当了。”

“你是阴倌…”

我正靠在沙发上喃喃自语,冷不丁被身边传来的声音吓的一激灵。

扭头一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原来是桑岚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跟前。

桑岚两只手背在身后,抿了抿红润的嘴唇,轻声说:“我睡不着。”

没来由的被吓一跳,我心里恼火,可对着这么个娇媚的女人有火却发不出来。

多看她两眼,火气全消,另一种火却被勾了出来。

倒不是说她穿的有多暴露,多性感,就是普通的棉布睡裙。

但高挑的身材,使得睡裙显得有些短,以至于两条白花花的长腿就这么展现在我眼前,让人有种忍不住想要伸手触摸亵玩的冲动。

“你点蜡烛干什么?”桑岚挨着我坐了下来。

我敛了敛心神,说:“有些东西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解释清楚的,你也没必要了解,快点去睡觉吧。”

我有点不敢看她。

法医专业也是要修习犯罪心理学的。

昏暗的光线,特殊的环境,能够促使某些激素过度分泌,会导致冲动……

“我问你点蜡烛干什么?”

桑岚居然贴在我身上,又执着的问了一遍。

就在我想要转过头,和她正面相对的时候。

忽然,窗外传来“哇”的一声婴儿嚎哭般凄厉尖锐的声音!

我被这声音吓得猛一哆嗦,从沙发里蹦了起来。

定了定神,攥紧三枚铜钱,亦步亦趋的走到窗前。

“唰”的一下,猛地拉开窗帘,就见窗外赫然有着一对闪着绿光的眼睛!

外面漆黑一片,只有那双妖异的眼睛隔着玻璃近距离和我对视。

“那……那是什么?”桑岚跟了过来,颤声问。

“是……”

“好像是只猫?”桑岚一手抱着我的胳膊,一手就去推窗户。

“别……”

我没想到她的动作会是这么的突如其来,想要制止,却已经晚了一步。

窗户被推开了一条缝,一阵刺骨的冷风顺着窗缝钻了进来。

我忍不住连着打了两个寒颤,急忙把窗户拉上。

感觉房间里光线有异,转过身,就见季雅云门外的七根蜡烛,光焰全都收缩如黄豆大小,变成了妖异的绿色!

桑岚带着哭音问:“怎么会这样?”

我已经顾不上回答她了。

因为,此刻季雅云的房间里响起了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

这声音很轻,但却直透耳鼓,震的人脑仁发麻。

仔细分辨,像是有人在门背后,用指甲一下一下的挠着门板!

“艹,还是他妈的来了!”

我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顺手从窗台拔下一根裹了黄符的柳枝,狠狠的抽在地上。

“啪!”

柳枝抽在地板上,发出一声脆响。

与此同时,挠门声也停了下来。

可是没过一会儿,就又开始挠,而且更加的剧烈狂躁。

我上前两步,再次把柳枝抽向地面。

不料柳枝抡到半空,忽然就断成了几节,各自落地,发出轻微的‘啪叽’声响。

我慌忙摊开手掌,就见裹着柳枝的黄符,已经变得像是被火烧过似的,手一摊开,就变成了碎片。

我连忙又从墙角抓起两根柳枝,咬着牙,几步冲到季雅云房门口,对着房门一阵猛抽。

柳枝断裂,黄符灼手,挠门声也已止歇。

桑岚早就抖的不成个了,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挂在我身上,哭着喊:“小姨,小姨……”

房间里的人像是听到了她的喊声,房门蓦地打开,季雅云惊惶的走了出来,“岚岚!”

“小姨!”桑岚哭喊一声,就要扑过去。

我赶紧把她拉到身后,快速的往后退了两步。

季雅云跟着上前,双手捧着心口急道:“大师,是我。”

我松了口气,看来破书上的法子还是很有效果的。

纠缠季雅云的鬼,应该被符箓柳枝打跑了。

我刚要上前,不经意间一瞥,太阳穴猛地一蹦。

季雅云白生生的赤足上,竟然穿了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第四章 死人衣服

不但如此,我还发现,在摇曳的烛光里,她居然没有影子!

“小姨!”

“别过去!”

我拉住桑岚,急着又退了几步。

“你看看她的脚。”

桑岚惊惶下低头一看,惊叫:“姨,你怎么穿的红布鞋啊?”

季雅云眉心一紧,缓缓低下头看了一眼,慢慢把头抬了起来,脸色眼神却已变得无比怨毒。

和她双眼一对,我就知道说什么都是白搭,又揽着桑岚退了几步。

“大师,你怕什么?是我啊!”

季雅云抽搐着嘴角,竭力想要挤出笑容,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眉宇间的狰狞,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我强作镇定,冷眼看着她:“你都已经死了,何必还在阳世作恶,混淆阴阳,难道不怕天谴吗?”

季雅云猛地上前一步,两眼一翻露出白多黑少的眸子,盯着我的左手,凄厉的咆哮:“把她的三魂给我!”

“给,一定给!”

我紧了紧左手,点了点头,猛地拉开一旁的边柜,抓起藏在那里的太空杯,将剩余的黑狗血泼了过去。

“我给你奶奶个孙子!”

“啊……”

被大蓬狗血淋中,季雅云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在瞬间腾起的黑气中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就听房间的各处不断传来“噼啪噼啪”像是木柴燃烧爆裂的声音。

片刻,房间内恢复宁静。

我只能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和粗重的喘 息。

转眼看去,季雅云门前的七根蜡烛,已经恢复了橘黄色的火焰,不禁长长的松了口气。

空了的太空杯失手落地,我下意识的屈伸着手指。

蓦地,一只手握住了我的右手,一个幽怨恶毒的声音在我耳边问道:“你点蜡烛干什么??”

“你点蜡烛干什么??”

这已经是桑岚第三次问这个问题了。

就算是再没有常识,也不该在这个时候纠结这种问题啊。

我心里倏地升起一股寒意,开始觉得不对劲。

桑岚是美女,而且正是青春靓丽的年纪。

她的手应该是滑滑嫩嫩的,为什么现在握着我的手,粗糙的像是枯树皮一样。

冷汗涔涔下落,我下意识的攥紧了左手,咬了咬牙,缓缓的转过头。

看清桑岚的脸,我不禁松了口气。

多么完美的一张脸,黑白分明的眼睛里还满是惊恐,这是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呢。

我也是神经绷的太紧了,自己吓自己。

低头看了看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我还是把手从她手里抽了出来。

见桑岚恐慌的盯着季雅云的房门,我安慰她:“别担心,那东西被淋了黑狗血,已经走了。”

‘至少今晚是不会来了。’我在心里补了一句。

桑岚微微点了点头,目不斜视的一步一步向季雅云的房间走去。

我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哪儿出了问题。

心里犯嘀咕,可看着桑岚的背影,眼睛却有点发直。

她的睡裙,就是一件白色的长T恤,虽然是棉的,但却很薄。

从前面看倒没什么,看后边,却是贴在身上,勾勒出了女性完美的曲线。

我看得有点走神,忽然,不知道从哪里散发出一股子焦臭的气味,像是腐肉被烧焦了似的。

气味钻进鼻孔,熏得人脑仁疼。

就在这时,我脑子里像是蓦地划过一道闪电。

我终于想到哪里不对劲了。

她那惊恐的眼神,看的不是门,而是门口的蜡烛……

“你点蜡烛干什么?”桑岚又问了一遍。

猛然间,她把头转了过来,“你是不是想烧我?!”

听到这凄厉的声音,我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都炸开了。

刹那间,我看清了她的样子。

她的脸像是被火烧过一样,黑漆漆皱巴巴的,一只眼睛没有眼皮,另一只眼珠干脆凸了出来,就那么挂在眼眶外面。

“妈的,这是想要老子的命啊!”

我一边往后退,一边咬着牙强迫自己镇定。

都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这话虽然未必是真理,可一旦失了胆气,那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全无生机了。

桑岚瞪着血红的眼睛,一步一步的向我走了过来。

一边走,下巴上焦黑的烂肉开始不住的掉落,很快就露出了白森森的牙床。

焦臭的气味越来越浓重,几乎充斥了整间房子。

我被熏得不住的干呕。

再这样下去,不被这娘俩整死,也得被臭气熏死!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急着往窗边跑,想打开窗户透气。

可是没跑出两步,就觉得眼前发黑,腿脚发软。

情急之下一眼瞥见桌上的水杯,赶忙抓起来,没头没脑的向窗户甩了过去。

“当啷!”

随着一声玻璃碎裂的脆响,一股清新的气流扑面而来。

被这股气流一吹,我只觉得浑身松弛,竟然猛一恍惚,软在了地上,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徐先生,徐先生!”

听到哭喊声,我猛地睁开眼。

一张娇美妩媚,却梨花带雨的面孔映入了眼帘。

“徐先生,你可醒了。”

桑岚抹了一把眼泪,肩膀跟着抽搐了两下。

回想昏迷前见到的情形,我连忙一个翻身,爬起来倒退了几步。

“怎么了?”

桑岚像是被我的举动吓到了,跪坐在地板上错愕的看着我。

她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睡裙,皮肤仍然是那么的白皙。就像是受惊过度的小兔子一样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季雅云房门外的蜡烛已经全都燃尽熄灭了。

我摊开左手,看看手里的三枚铜钱,再看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三刻了。

五更天,总算挨过去了。

松了口气的同时,我疑惑的看向桑岚,“我给你的符呢?”

“在这儿!”

桑岚慌忙把手伸进领口,把那道三角符拿了出来。

我凑上前,蹲在她面前,接过符展开。

上面的符箓毫无异状,仍然很鲜艳。

如果昨晚发生在桑岚身上的变化是真的,符箓怎么会没起作用?

难道是我受惊过度,出现幻觉了?

我顺手把她拉起来,几步走到窗边。

窗户完好无损,地上却有个水杯,只是把儿被摔断了。

“你怎么会晕倒的?”桑岚小心的问。

我反问她:“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桑岚抹了抹眼角的泪痕,有些狐疑的看着我反问:“你没事吧?”

见我盯着她,忙说:“小姨……那个……被你淋了血以后,不见了。你让我别担心,说那东西已经走了。我想进去看看小姨,你就……你忽然就甩开我……那表情可吓人了。然后你就把杯子扔了过去,再然后,你就昏倒了。”

“这还真他妈见鬼了。”

见桑岚一脸纠结,我不禁失笑。

这么说,怎么就好像承认我是神棍骗子了。

“看看你小姨去。”

推开季雅云的房门,就见她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只有脑袋露在外面。

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呼吸悠长均匀,明显是还在沉睡。

“我小姨是不是没事了?”桑岚小声问。

我想说没事了,就此收钱离开,可看着季雅云额头的阴霾,实在昧不住良心。

我让她出去说。

刚要转身,季雅云睫毛颤了颤,缓缓张开了眼睛。

“小姨。”

桑岚过去坐在床边,“你没事了吧?”

见季雅云看我,我说:“先换衣服吧,出去说。”

我前脚出门,门还没关,就听屋里传来两人的尖叫。

然后,就听到季雅云“呜呜”的哭声。

我连忙转身,进去一看,起了一脑门的白毛汗。

桑岚站在一边。

季雅云坐在床上,被子已经掀到了一边。

她身上居然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喜服!

喜服是上下两件,上面是侧开襟的旗袍款式,下面是同样大红色的长裙。

裙摆下,白生生的赤足被映衬的触目惊心。

“这衣服哪儿来的?”

“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不是我的衣服!”季雅云抱着头哭喊。

“别哭了,快把衣服脱下来!”我急着说道。

季雅云边哭边解衣服,桑岚在一边呜咽着不住的跺脚,显然也没了方寸。

上衣解开,里面竟是一件绣着鸳鸯的红肚兜。

“这不是我的衣服……”

崩溃了的季雅云一把将肚兜扯了下来,连同上衣丢在地上,又去解裙子。

桑岚这会儿才回过神来,“你快把脸背过去!”

我吞了口口水,转身往外走,“把衣服拿出来。”

我跌进沙发,抽出烟盒,叼了一根在嘴上,点烟的手不自禁的有些哆嗦。

我算不上色中恶鬼,也不是没见过光身子的女人。

紧张是因为情况远比我想的要严重的多。

不一会儿,桑岚扶着季雅云走了出来,把团成一团的衣服放在我面前。

两人眼泪水还没干,看着我的眼神却都有些古怪。

好一会儿,季雅云才带着哭腔说:“这衣服不是我的,真不是。”

“我也没这样的衣服。”桑岚小声道。

我随手拿起那件肚兜,竟还有些温热。

犹豫着把肚兜凑到鼻尖闻了闻,大脑‘轰’的一下,瞬时变得一片空白。

我丢开肚兜,又拿起上衣和裙子仔细闻了闻。

桑岚扶着季雅云走到一边坐下,杏核眼斜视着我,“你不是这么恶趣味吧?”

季雅云苍白的脸上隐约泛起酡红。

“恶趣味……”

丢开衣服,看看地上门口变成焦黑粉末的黑狗血,我彻底懵了。

连着抽了两根烟,才有些忐忑的对两人说:“这件事我搞不定,你们另请高明吧。”

“什么?”桑岚一下子就急了,冲过来瞪着我,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好半天也不说话。

我心中有愧,避开她的目光,低声说:“缠上你阿姨的不只是红鞋那么简单,你也看见了,这是一整身的红衣服。我真的对付不了,钱我一分不要,你们赶紧去找真正的高人吧。”

季雅云踉跄着来到跟前,一把将那堆红衣红裙抱在怀里,“大……大师,我弄错了,这衣服是我的,是我昨天……前天买的,我……”

我盯着她问:“哪儿买的?”

季雅云嗫喏着回答不出来。

我知道她是吓疯了,生怕我就此离开,才‘急中生智’编了这么个瞎话,不禁更觉得惭愧。

我把衣服从她手里夺过来扔在地上。

季雅云想捡又不敢捡,只是嗫喏的说:“这衣服真是我的……”

“行了!”

我躁狂的把烟盒拍在桌上,“你的衣服?这他妈是死人的衣服!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6471,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http://www.yyxs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