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沉年花惜落全文阅读 顾倾之白修然小说免费阅读

今天长篇古代言情精品新书《沉年花惜落》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女频古言小说,男女主角叫顾倾之白修然,最新章节: 第三百五十五章 番外三。沉年花惜落小说主要讲述想她顾倾之,年方十八,貌美如花,家世显赫,钱随便花。 怎么就找了一个二婚夫君,还带着一个六岁孩童,这不是眼神有问题吧? 一朝醒悟,后娘难当,还请夫君赐她一封休书,自在回娘家! “相爷,不好了,夫人又去老太君那里,说是要自请下堂。”小厮着急的说道。 白修然一顿,放下书:“告诉老太君,吾儿不可一日无娘。” …… “相爷,不好了,刘公公传话过来,夫人当着皇上的面,请求下堂。”小厮又着急的说道。 “是吗?”白修然森然一笑,让旁边的小厮冷汗直冒,咋感觉自家相爷黑化了。 “你把这个帖子交给刘公公,让他帮忙给皇上带一句话,就说修然连家事都管理不好,恐难帮助皇上管理国事,还是辞了这官,回归乡野。”……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沉年花惜落》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沉年花惜落

字数: 1017056

《沉年花惜落》YY小说书号:6741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6741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一章 嫁人

四月三日,清明时节。

宜立碑、祭祀、入殓、除服、成服;忌安床、嫁娶、作灶、入宅。

天还下着毛毛细雨,已有人家提着香宝纸钱去给先人上坟了。

香陵城的大街上,却是出现了奇怪的一幕。

一张喜气洋洋大红色的软轿,八人共同抬着,唢呐声吹的震天响,锣鼓声敲的是让人躁,路上的行人纷纷看了过来,眼中怪异之极,这是哪个二缺在这一天成亲了?

都说成亲要挑个吉日,这位到好,专挑了这么个日子,看来是不想好好过日子了。

顾倾之坐在轿子里正心烦,头都撞了几次轿子壁上。

她也是倒霉。

清明小长假,跟闺蜜约好了去游玩。

结果家里那位九十八岁的祖宗死活要回去扫墓,点名只让她陪着去。

她家那祖宅就在一个偏远山村里,村里人都出去打工,基本没人了,就是一个空着的村子。

白天看都鬼气森森的,晚上就更恐怕了。

她家祖宅就在村子最中间,原先还是一个大宅子,年久失修,残破不堪,植被占领了这个地方,她是不想来这个地方的,谁家的祖坟是埋在院子里的,太晦气。

据她家族口口相传,那坟里葬的是一位女子,到底是她家多少代祖宗,就不得而知,只知道生在巨商之家,长的是如花美貌,心地善良,可惜所嫁非人,年纪轻轻就被人陷害,最终落得英年早逝,凄惨下场……

顾倾之每每听到这个故事,总免不了嘘嘘两句,这人得多蠢,长的漂亮,家里还有钱,挑来挑去,挑了一个二婚的嫁了,那男人还有个儿子,就这智商,她不死谁死。

最让她不爽的是,她那位祖宗跟她同名,同叫顾倾之。

她就不知道她老爹老妈怎么想的,中国文字那么多,挑来挑去,给她挑了一个祖宗的名字。

“姑娘,到了。”外面媒婆喊了一声。

顾倾之听的更烦了,好端端扫一个墓,天降雷电,旁边树上的老鸦没劈着,直接劈她身上,就这么莫名其妙给穿了。

穿来第一天,她发现她成了这位跟她同名的祖宗。

今这日子,还是她给选的。

不知道之前那位顾倾之是怎么作的,反正她就轻飘飘的来了一句,要是今天不成亲,她就不嫁了,谁都知道今天不是一个黄道吉日。

她那位溺爱成瘾的父亲,竟然给答应了。

硬是上门跟白家人商量成功,答应今天成亲。

轿子门被踹开,透过红头盖,就看见一双穿着藏青色云纹靴的人站在了自己面前,男子背过身来,做半蹲之状,似要她爬到他的背上。

顾倾之很犹豫,她是极不想嫁人的,根据她家族流传下来的说法,这嫁过去,不到两年,她就该翘辫子了,人生如此美好,何必为了一个男人葬送了自己的青春。

“姑娘,赶紧的,时辰快过了。”媒婆见着着急,一把拉住她往男子背上靠。

要不是看在顾家给了大把的钱的份上,她才不会伺候这位小祖宗。

真真是,那么一位人中龙凤,让这位顾家大小姐给赖上了,让人惋惜。

天下谁人不知白家长子白修然,五岁成名,八岁名噪天下,十二岁入朝为官,十六岁拜为丞相,可谓是一个传奇。

多少女子将他视为梦中情人。

哪想,这样一位传奇人物,被迫娶了这么一位骄横霸道的女人。

第二章 大公鸡拜堂

不情不愿被人背着进了喜堂。

四周因为她的到来,出现短暂的安静,顾倾之也不在意。

整个香陵城都知道,她这个夫婿,是她胡搅蛮缠来的。

谁让她好命,摊上一个好爹。

顾雷霆是天罗国有名的大富商,涉及钱庄、玉器、房产、丝绸等等,只要是赚钱的买卖,就有德贤庄的标记。

他这一辈子,就顾倾之一个女儿。

可谓是宠上了天。

要海底的珍珠,派人去捞,要看天上的星星,给建了一座摘星楼。

大概也就这一股溺爱,把顾倾之养成了骄横跋扈、目中无人、脾气残暴之人,她不想读书,没人敢逼,她不想学刺绣,没人强迫,就连女人从小的三寸金莲,由于她怕疼,也没有去裹脚。

但是若她想得到的东西,必须去给她完成,不然哭闹还是小的,打砸算轻的,打人都不是事。

一个人品如此不好的人,这也是为什么,世人对她的风评如此的差。

就这么一个差劲的女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名闻天下的丞相大人娶了她。

按说那可是丞相大人,除了皇上,就属他最大啊,谁人能强迫他娶一个女人了?

但是,顾倾之就成功了。

冲着这一点,招了多少女人的妒忌。

凭什么她顾倾之能嫁给白修然?

若论本事,哪个都比她强。

以前有个秦紫衣,她们比不过也就罢了,毕竟江南第一美女兼第一才女之名,不是谁都能获得。

好不容易,秦紫衣英年早逝,私底下好多人偷偷乐了,这下她们总有机会吧?

可惜,任凭好多人来说媒,白修然自此再不提娶妻之事。

这次莫名娶了顾倾之,让多少女子气的直落泪。

“吉时到了,我们赶紧拜天地吧。”媒婆跟在旁边张罗。

就听见一个男子中气十足的喊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拜……”

“喔喔喔~!”

一阵公鸡的打鸣声,彻底打断了拜堂礼。

顾倾之一把拉下头上的红盖头,对面一只红黑相间的大公鸡正欢快的打着鸣,大红的鸡冠瞧着要多刺眼就有多刺眼……

看了一眼抱着公鸡的男人,再扭头瞧了一瞧看热闹的众人。

很好,非常好。

感情从一开始,那个白修然就没有出现,找了一个人来背她,再找一只大公鸡跟她成亲,看着白家主席位上,一个人都没有,想必也是知道这事,所以才一个都没来。

看众人这神情,也是知情的,原来就她一个人不知道。

把她当傻子耍了。

他这是打她的脸。

白修然,这梁子,可是跟她顾倾之结下了。

本来她也不想嫁给白修然,但是也容不得别人如此羞辱她。

众人面上不显,心底却是幸灾乐祸,活该,强扭的瓜不甜,还偏偏胡搅蛮缠的嫁了过来。

新郎不在,她只怕成了整个香陵城的笑话。

突然,就见一脸不悦的女子,抬起右手,朝前走了几步,众人心底暗叫一声不好,只怕这个抱着大公鸡的男人要遭殃了。

“原来不知我家夫君是个公鸡变的,我瞧着甚是喜欢,晚上就把它炖了吧,饭桌上,我要看见这盘菜。”顾倾之极温柔的摸了摸公鸡的脑袋,末了,拿食指点了点公鸡的头,“小淘气。”

众人傻了,跟预想的不一样啊。

按照顾倾之的脾气,还指不定把丞相府闹的鸡飞狗跳了。

这就完了?

第三章 各怀心思

顾倾之也不傻。

主角都不在,就一群看热闹的人,她又不爱唱独角戏。

“行啦,都散了吧。”反正也没有宾客,她也不打算让人当猴看了。

“可是,礼还没行完?”一个穿着灰色布衫的中年男子为难的说道。

顾倾之特意瞧了一眼说话的人,八字小胡子,表面谦和,两眼不大却藏着精光,一看就不是老实人。

“怀玲,给我找一只老母鸡,要芦花的,漂亮那种。”顾倾之轻飘飘的说道。

赵怀玲是她陪嫁的丫头,这会听见顾倾之的话,“小姐,你要母鸡干什么?”

“给它配对啊。”顾倾之又是温柔的摸了摸公鸡的头,“母鸡配公鸡挺好,等这俩拜好堂,都给我一锅炖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貌似跟传闻有些不一样。

“这拜堂的我也给找到了,怎么样?还有事吗?”顾倾之特意看着中年男子。

“没事,没事。”他还能说什么。

顾倾之也没让媒婆、喜婆陪她进新房,直接让人给她找一间房休息去了。

今天这一出,也是她没有想到的。

本来她穿过来的时候,也强烈要求不要嫁。

没想到一向溺宠女儿的顾雷霆,生平第一次大发脾气,“我什么都给你弄好了,你说你不嫁,日后你闹着再嫁,打算再用什么招?上吊你也用了,跳河也跳了几次,毒药也买了几包回来。不就是哭着闹着要嫁给白修然吗?这会儿你又闹脾气不嫁,你要再这样,以后别指望我管你。”

作为一个现代女性,能屈能伸是必须的,惹谁,也不能惹这么一位金主,再说,白修然不愿娶她,即使嫁过去,肯定也想着法的要休了她。

要是白修然休了她,到时顾雷霆肯定也没话可说。

等她自由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游,就冲着她这颜值,再加上她这便宜得来的富豪老爹,日子要活的多滋味就有多滋味。

再过几年,她把这位祖宗以前留给众人的印象彻底颠覆,反正她爹有钱,多多做点善事,再凭着她这聪明样,替她那祖宗洗洗形象,没准再上门提亲的人,踏破门槛都说不定。

傍晚时分,丞相府后门口一辆马车悄悄驶进去,一个五六岁长的像瓷娃娃的孩童从里面下来,接着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也从里面下来。

“相爷,你可回来了。”起先留着八字胡的男子匆匆赶了过来。

“怎么,她又在闹?”这个她,两人都知道说的是谁。

“爹,我先回房了。”白晨轩虽是一个孩童,说话形态却是很老成,他也不打算听大人说什么,就像,他知道今日他爹被迫娶亲,却没有出现在礼堂,而是等着他放学后,接着他回来了。

见着白晨轩被下人带着离开,白修然才转头看着八字胡男子。

男子一五一十将今天白天的事,事无巨细的讲了一遍。

“你说她没闹,什么也没说,就回房了?”白修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虽说他不是很了解顾倾之,但也被顾倾之拦过几次,那个女人什么脾气秉性,他自认看的一清二楚。

今日倒是唱的哪一出?

或是,身后有哪位高人指点了一二?

“相爷,我让人把院子盯着紧紧的,可是这位夫人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好像还在睡了?”

“行了,是狐狸总要显形的,不用管她,她要闹,就让她闹。”他还怕她不闹。

第四章 下马威

一夜好眠。

顾倾之是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莫名其妙穿过来两天,她虽说胃口极好,但也不是缺心眼,一个陌生的环境,谁都不认识,要不是她连自己这位祖宗的记忆给接收过来,没准连顾雷霆那里都糊弄不了。

她之所以坦然接受嫁到丞相府,最大的原因,也不过是丞相府那边的人不熟悉她,哪怕她出现什么差错,也不会有人怀疑。

两天没有好好合过眼,没想到,穿过来,睡的最好一觉,竟然是在丞相府。

“你们家小姐还没醒吗?”门外有谁不耐烦的问道。

“你小声点,我们小姐起床气大着了,要是惹她生气,可就有大麻烦了。”这个声音虽然压的低低的,但顾倾之却听出来,说这话的是她的陪嫁丫头赵怀玲。

“你们家小姐也太能睡了点,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没起床。”来问话的男子也是无语了,睡了一天一夜了,还没见她起来,旁人又不敢去打扰她,“不会出事了吧?”

一个正常人,怎么也不会睡这么久吧?

虽说,他挺讨厌这个女人死皮赖脸的嫁到丞相府,但要是人死在他们丞相府,到时候相爷肯定有大麻烦的,毕竟顾雷霆可不是普通的人。

“吱~!”

只听门开的声音。

两人同时回头去看。

顾倾之还穿着昨天的喜服,懒散的靠在门上,“大清早,干什么了?”

“顾姑娘,我是丞相府的管家,我叫王仁义,我……”

话还没说完,就见顾倾之不耐烦的把手抬起,打断他,“姑娘?”顾倾之对这个称呼很玩味,人都住到丞相府了,竟然还被称为姑娘,是不是说明,谁都没承认她的身份。

“夫……夫人。”王仁义硬着头皮唤了一声,“您刚过来可能还不知道我们丞相府规矩,以前秦夫人刚嫁过来的时候,第二天是要到白府给白老太君他们敬茶的。”

提到上一位丞相夫人,王仁义满满的敬重。

“行吧,容我梳洗一番。”初来乍到,总得要低调一点。

白府跟丞相府就隔一条街,坐着轿子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到了白家大院门口。

顾倾之被引到大厅的时候,白家一大家子都在吃早餐。

众人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又回头各自吃着各自的饭,好像没看到她似的。

顾倾之也饿了,睡了一天一夜,这会肚子里没食,一闻着味,肚子最先叫起来。

安静吃饭连点声响都没有的大厅,因为她肚子一通乱叫,又把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

顾倾之瞧的清楚,有好几位年轻女子不屑的撇了她一眼。

“你就是顾倾之?”主位上,一个鹤发老太太威严的问着她。

这不是明摆着吗?

她要不是顾倾之,还用到她白府看人眼色。

“奶奶好。”顾倾之甜甜的喊了一声。

白老太君别有深意的瞧了她一眼,“当我们白家的孙媳妇,就要守我们白家的规矩,这都什么时辰了,你这会才来?”

啧,这是打算给她来个下马威了。

顾倾之越发谦逊起来,做洗耳恭听状,天真的回道:“奶奶您说,是鸡鸣前过来,还是鸡鸣后过来,我保证准点到。”

“白福,你来给她讲讲我们白府规矩。”白老太君根本就不搭理她,让一旁的老者给她讲规矩,又慢悠悠的吃起早餐。

顾倾之心底默默的鄙视一番,从她刚才看到的,桌上没有空出一副碗筷,就知道,这白府的人没打算让她上桌一块吃。

这是明显的欺负人!

第五章 受气

这位白福老管家,尽职尽责的给顾倾之讲着规矩。

连衣食住行、言行举止都事无巨细的讲的透彻,听着顾倾之昏昏欲睡,连肚子闹腾也顾不上了,要不是白家众人都等着瞧自己热闹,她早就回房再睡一个回笼觉。

半个时辰后,白福依旧没有停顿的意思。

想借着吃饭,来看热闹的人,也吃不下去了。

等着人陆陆续续的离开,白老太君才不经意的开口:“算了白福,讲这么多,她也未必记得住。”

可不,她反正一个字都没有过脑子里去。

“倾之啊,你来跟我讲讲,你听进去多少?”白老太君话锋一转,突然问她道。

她早就看出来,顾倾之根本没有在听。

顾倾之脸色都没有变一下,笑的弧度恰恰好,“奶奶,我觉得光听一遍,总是不够的,还须得每日读上一遍,才能把这规矩记的熟络,不如,您让白管家给我摘抄一份,我好日日瞻仰。”

她就是小心眼,让她站着听了这么久的话,礼尚往来,她总该还回去的。

要是把刚才原话都写出来,那就有的写,没个几天是写不完,想想,就很爽。

当然,要是不想写那么多,以后谁再跟她讲规矩,就把这摘抄本拿出来,上面没有的,她可不认。

白老太君没想到她会说出如此的话,而且话里挑不出毛病。

又说了几句,白老太君才放她离开。

出了白府,顾倾之回头看了一眼这深宅大院,纵使全天下的女子都想嫁入白府,她也弃之如敝履。

“小姐,白府是不是特气派。”赵怀玲见着她看白府,想着小姐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丞相大人,肯定也想跟白府打好关系,所以特地讨好的说道。

顾倾之不轻不重的看了她一眼,赵怀玲吓的立马闭上嘴,头低着,不敢看她。

这一切被轿子旁边的管家王仁义看在眼底,果然传闻没错,连自己的贴身丫鬟都怕她,真不知道以后在他们丞相府闯什么祸?

顾倾之很无奈,她又不是老虎,把一个小丫头吓成这样。

“行啦,去天香楼。”她一天都没吃东西,快饿死了。

“夫人,您还是请回府。”王仁义拦住她,虽字字带着客气,却生疏的很。

“怎么?”顾倾之刚才白府受了一肚子气,这会一个管家又让她怄气,心情非常不爽,语气加重,“这是丞相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竟然不准她出去走动,当真觉得她好欺负。

“夫人还是不要为难小人。”

“我看是为难我吧。”顾倾之气急反笑,“我只是嫁到你丞相府,可不是卖身给你丞相府,限制人身自由这一套对我不管作用,有什么话,让白修然亲自来说。”

说完这话,也不瞧众人,独自离开。

赵怀玲赶紧对着王仁义解释道,“我们家小姐不是故意的,你们千万不要在意,小姐只是说的气话。”

小姐出嫁,老爷特意让她当的陪嫁丫头,为的就是看住小姐,不要出什么乱子。

要是小姐真的闹出什么事,老爷肯定是唯她是问。

王仁义看着快哭出来的小丫头,内心感慨,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当那混世魔王的丫鬟。

天香楼二楼面对大街的一间房内。

两个年轻男子对坐着。

一人穿着紫衣,上面绣着仙鹤呈祥的暗纹,显得低调而华贵,另一人穿着藏青色衣服,袖子衣领处,绣着深色藤蔓,不难看出两人都是人中龙凤。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6741,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http://www.yyxs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