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至强医护杨云帆全文阅读 杨云帆陆檀香小说免费阅读

今天都市医圣文精品好书《医眼至尊》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男频都市小说,男女主角叫杨云帆陆檀香,最新章节: 第3091章 剑道宗师。医眼至尊小说主要讲述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医眼至尊》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至强医护

《至强医护》YY小说书号:4221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4221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 小哥,帮帮我

“老头子,你再给我检查一下吧。我觉得自己得了不治之症。”

“不用检查了,臭小子,你根本没病。放心吧。你只是被玻璃割破了脚,没什么大碍。”

“是吗?可是,我还是觉得头晕眼花,而且脑袋嗡嗡的。总有个人在我耳朵旁边说一些奇怪的话。”

最近杨云帆真是郁闷透顶。

自从他在山上的破旧药王庙旁边踩到了一颗碎玻璃珠子之后,他就开始倒霉了。一到了晚上,他总能听到一个老头说些奇怪的话。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礼拜,他感觉自己快疯了。只能求救自己这个神通广大的师傅。

“没什么可是的!我确定,你没事了!臭小子,你是不是故意找借口不想回湘潭市?我可跟你说啊,你爹当初把你托付给我,让我教你武功,又教你医术,我可都做到了。至于你……赶紧给我滚回你们杨家去,你家里还有一个美貌未婚妻等着你呢。”

什么美貌未婚妻?你不就是想等我离开之后,一个人可以不受打扰的看毛片了而已。

杨云帆忍不住心中吐槽。

不过这话,杨云帆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眼前这个老头子,别人不知道,杨云帆可清楚的很。也不知道这老头什么来头,功夫高的离谱,还有一手神奇的医术。要不是他说自己那死去的老爹跟他儿子是结拜兄弟,他才不管自己的死活,就让自己在杨家家族里面内斗被人整死得了。

此时,这个老头一只手吃着杨云帆刚刚买回来的烧鸡,另外一只手则是在杨云帆的脉搏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探着。没过多久,就宣布杨云帆没病。还让他没事赶紧就滚回他的中海市老家去。

“老头子,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教会了我那么多东西。对了,你觉得这只烧鸡的味道怎么样?”杨云帆忽然语气一改,有些讨好起来。

“烧鸡的味道嘛,马马虎虎,还可以……”

说到这里,忽然间,老头子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哎呦,你这个臭小子,竟然给老子下毒!”说完,老头子提起裤子,扭动着屁股,快速往厕所狂奔而去。

看着老头子夺门而出,杨云帆忍不住哈哈大笑:“苍天啊,总算成功了一次……”

算上这次,杨云帆一共在老头子的食物里面,下了八十多次毒。每一次都让老头子识破,然后把自己暴揍一顿。没想到,今天终于成功了。

老头子一边捂着肚子在厕所里劈哩啪啦,一边大声嘶吼道:“杨云帆,你这个臭小子,给老子等着……”

“我等着?我又不傻!”

杨云帆一听这话,哪里还敢等着,忙收拾了自己的衣服,一边跑下山,一边道:“师傅,我们师徒缘分已尽。徒弟发现自己尘缘未了,先下山去了……”

等杨云帆走后,老头子一点不见有事的样子从厕所出来,嘿嘿一笑。

“要不是我故意上当,你这臭小子,能这么痛快的下山?”

……

一列银白色动车快速行驶在铁轨上,穿过一片绿意盎然的平野,如同一条游弋在静海中的银色鳗鱼。

“火车票也涨价了。一张二等座硬座,竟然也要300块钱!”虽然车票很贵,但是杨云帆却不怎么抱怨。因为,这一次他的运气竟然不错。他的旁边,竟然坐了一个个美女。

没办法,男人都是视觉系动物,杨云帆也不例外。

杨云帆趁着喝水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右边的美女。谁让这美女身上时不时的飘来一丝香味,让杨云帆心里有点痒痒的。

那个美女看起来二十来岁,跟杨云帆年纪差不多,估计是个女大学生。

只见她长发微卷,脸蛋精致,跟电视上的明星,高圆圆有点像。她身上一套浅蓝色的丝质长裙,露出的手臂皮肤透着陶瓷般的光泽,好似凝脂雪膏一般柔滑。一低头,长发便如丝绸般跳动了一下,将江南女子娉娉婷婷、水灵清秀的特质表露无遗。

这样精致的女生,别说是在杨家村那种山沟沟里面,就算是放到东南沿海大城市,那也是百里挑一的女神。

最让杨云帆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个美女的眼睛,朦朦胧胧,好似蒙了一层水雾、烟雨一般,极有灵气。顾盼流转,宛如梨花带露,清新秀丽,又有几分娇弱。

“呀。”

然而这时,那美女忽然微微蹙了一下眉,将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这一下,杨云帆却是忽然大惊。因为这美女原先的相貌十分好,可谓是大富大贵之相。然而这眉头一凝,竟然让杨云帆看出了,她的面相竟然有白虎出牢笼的趋势。

这表示,她今日必有血光之灾啊。

“美女,我看你今天必有血光之灾,你要多多注意啊!”忍了忍,杨云帆还是觉得要坦言相告。

谁知道这话一出,那美女的脸蛋刷的变得通红,转过头来,恶狠狠瞪了杨云帆一眼,张嘴便呸了一声,道:“流氓!”

她的声音很清越,有种吴侬软语甜丝丝的味儿,即使是骂人的话,落在耳朵里也很舒服。

流氓?

这是啥意思啊?我哪里流氓了?

杨云帆简直有些无语了。自己好心提醒她,怎么还骂人嗯?

怪不得老话说“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要是这小人还是个女人。那就赶紧有多远躲多远。

惹不起啊!

“算了!既然你将我的好心当作驴肝肺!我才懒得管这种闲事!”杨云帆也不是什么滥好人,说完直接睡觉。

只是,刚闭上眼睛一会儿,忽地听见有人凄婉地惊呼了一声。

杨云帆循声看去,只见那位美女忽然跌跌撞撞的朝卫生间跑去。而她起身的瞬间,杨云帆好像看到了她裙子里面,顺着她大腿内侧,流出一道血液的痕迹。

这这这……

看到这幅情景,杨云帆哪里还不明白。

“我靠。怪不得她叫我流氓!原来,今天是她大姨妈大驾光临了!”杨云帆顿时大感尴尬。看来自己是坐定了这个流氓头衔了。这路上,估计是没机会解释的清了。

过了大概十分钟,那美女满头大汗的回到座位上。杨云帆为了避免尴尬,干脆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可是,他时不时的听到一旁传来浅唱低吟的“嗯,啊”的声音,而且还是婉转柔肠的用江南嗓音哼出来的。

真是听听都让人浮想联翩啊。

“啊!谁抓我!”

就在这时,忽然间,杨云帆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抓住了。

他睁开眼,只看到旁边那个美女,一脸刷白的抓着自己的手,额头上满是虚汗。汗水混合到她的香水,散发出一阵沁人心脾的体香,让杨云帆明白了什么叫香汗淋漓。

只见她用那种让人心疼无比的眼神看着杨云帆:“小哥,我,我好难受,帮帮我……”

第2章 人和人的差距

“帮帮你?”

看着眼前这个美女一副快要死翘翘的模样,杨云帆不但没有任何怜香惜玉,反而眼神里有些鄙视。

不就是痛经吗?至于弄出这样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吗?搞得跟被人捅了一刀似的。小爷我从小到大又不是没有见过女人,有哪个女人痛经会痛成这样的?

这个女人,有点矫情。

“小哥,帮我叫一下我的朋友。我肚子好痛,我快要不行了……”那大美女眼泪汪汪,虚汗直流,捂着肚子,浑身都在打颤。她抬起她那张梨花带雨的俏脸,哀求一般的看着杨云帆。

谁知道杨云帆根本不屑一顾,撇撇嘴道:“不就是痛经吗?这点小事情,还叫什么人?你把手给我。”

说完,杨云帆直接抓过那大美女的一只柔荑,然后,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上,比划了一下,找准了她虎口的一个位置。

“你,你要做什么?”

大美女意识到不对劲了。

自己旁边这个“农民工”非但不帮自己叫人,还趁机占自己便宜,摸自己的小手!

这还得了!

她顿时吓得惊慌失色。

可是眼下,她连说话都没力气了,别说是把手从杨云帆的魔爪里面抽出来了。

“小哥,求求你,不要这样……”

一瞬间,她眼泪汪汪,瘪着嘴巴,万分哀求的看着杨云帆,希望他能放自己一马。

“你搞笑呢?大庭广众之下,我能干什么?不就是帮帮你嘛。嘿嘿,刚才,不是你让我帮帮你的吗?”

杨云帆嘿嘿一笑。

然而,旁边那大美女一看眼前这个“农民工”如此奸诈的一笑,顿时觉得五雷轰顶。

这一刻,她看过的无数电影,无数电视剧里面的流氓反叛之魂,齐齐附体在杨云帆身上。杨云帆就像是一个十足的大恶棍,色中饿鬼,竟然饥不择食,食不择地到如此地步!

“求求你,不要这样……”

她身子往后不停的瑟缩。

然而,她坐在靠窗的位置,被杨云帆挡住了全部身影,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外面的人,估计也看不到她在里面的样子。这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啊!

一瞬间,她的脑海里闪过无数个画面,脸色也变得更加的惨白,额头上的虚汗更是疯了一样的往外狂涌。像极了QQ表情里面的瀑布汗。

“不就是痛经吗?流那么多汗。”

杨云帆抬头看了一眼那美女,顿时无语了。他可不知道眼前这个大美女脑子里在想什么。

“啊!痛!你这个臭流氓,干什么捏我啊?”

就在这时,杨云帆手上一用力,那美女顿时轻呼一声,索性豁出去了,就要大叫起来。

“你瞎叫什么呢?吓我一跳!我在给你治疗痛经呢!”哪知道,杨云帆声音比她还大,吼了她一句。

那美女顿时跟受了惊的兔子一样,缩在那里不敢动了,恐惧的看着杨云帆。

“我,我没瞎叫……你捏的人家痛。”那美女瘪着嘴巴,委屈极了。可是又不敢大声叫,怕得罪眼前这个“农民工”。

俗话说,狠的怕愣的,富的怕穷的。眼前这个“农民工”,在她看来,那是又愣又穷,指不定干出什么丧天害理的事来。自己这个小羔羊只能懦弱的委曲求全了。

求求菩萨保佑,乘务员赶紧临检吧。到时候,自己就举报他对自己耍流氓!

“痛?那就说明有效果了!”

杨云帆看也不看那美女,抓着她的手,在虎口上使劲捏起来:“看到没,这个穴位叫合谷穴,也就是虎口。痛经的时候,你自己也可以捏。大致位置,就在手背的第一、二掌骨之间。”

一边说,杨云帆一边在这个位置上重重揉捏了几下。

“咦,被这个臭流氓捏了几下,我肚子好像真的不痛了。”直到这会儿,那个美女才发现,自己好像是误会眼前这个臭流氓了。他好像真的是在给自己治痛经。

幸亏刚才没有大喊大叫,不然丢人丢大发了。

想到这里,又感受到自己的小手正被一个陌生男人抓在那里揉搓,她的脸蛋有些微微的泛红。眼眸之中,跳动着一丝尴尬。

大概捏了十分钟,杨云帆看眼前这个美女脸色红润了不少,也不说痛了。反倒是一直低着头,好像很是舒坦。

“哼!”

他哼了一下,不由停下了动作。

其实痛经捏个五分钟也就差不多了,不过难得有大美女让自己占便宜,杨云帆当然要光明正大的占足便宜。

可现在,他发现,自己好像干了一件蠢事。

这个大美女看起来好像还挺享受的。而自己就跟镇上那些给有钱人捏脚敲背的洗头妹差不多。顿时,杨云帆觉得,光给美女捏手,好像也没啥大意思,索性就放下了那美女的手。

“哎,你咋不捏了?”

杨云帆的手一停下,那大美女反倒是奇怪的抬起头。

她的虎口被杨云帆一番揉捏,她的痛经很快就结束了。随之,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在她的腹部升腾出来,而后这股气流开始游走全身,让她浑身十万个毛孔都舒坦无比。

“那我问你,你被我这样揉捏,爽不爽?”杨云帆没回答她的话,却是反问道。

杨云帆这话说的声音比较大。

一瞬间,本来前面那个正在拿着手机看小说的小青年,还有后面一直在看足球比赛的中年大叔,纷纷挺直了腰板,把脑袋微微凑过来。

两人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我觉得挺爽的。谢谢你啊。”那大美女衷心感谢道。

刚才,她真是痛的要死的心都有了。本来想让杨云帆叫人的。因为她有一个同学正巧就在后面那个车厢。谁知道眼前这个小哥还挺有办法的。竟然治好了自己的痛经毛病。

咣当!

就在那美女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前面那个看小说的小青年,手机顿时狠狠掉在了地上。而后面那个看足球比赛的大叔,脑袋则是直接就撞到了自己的平板电脑上。

“我靠!”

听到杨云帆跟那个美女的对话,两个人心里真是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杨云帆旁边那个美女,两人在上车的时候都是惊鸿一瞥看到过。虽然姿色不能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但是倾倒这节火车,那是绝对没问题的。整个列车上面,也就属她最漂亮。青春靓丽,性感妩媚。

可现在,这个大美女被人揉捏了半天,竟然还觉得挺爽的,还谢谢人家!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什么世界啊?为什么我就没有遇到这种好事!”

两人对杨云帆这个土鳖,那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

第3章 再捏几下吧

“那个,刚才谢谢你了。你渴不渴,我请你喝可乐。”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那个大美女总算是知道旁边坐着的这个小伙子,不是什么臭流氓,而是个热心人。这会儿为了感谢杨云帆刚才的出手相助,请对方喝可乐。

“道谢就不必了。不过,你请我喝可乐,还算你有点良心。”

杨云帆将可乐从那大美女手里接过来,“嗤”的一下拧开,不由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那大美女刚才出了一身汗,身上香水随着汗水蒸发起来,弄得整个位置上都是香味。她这一动,那香气萦绕,杨云帆这样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闻到了,忍不住又多看了她几眼。

那如月羞涩的俏脸上,湿答答的粘着的几缕青丝,微微显得凌乱,却更添了三分妩媚。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湘潭市的人。”

反正闲着无聊,火车还得走个七八个小时呢,杨云帆就随意跟旁边这大美女聊起天来。

那大美女红唇微微一抿,喝了一点白开水润喉,倒也不隐瞒,直接道:“是呢。我不是湘潭人,我是东海市的人。这不快开学了嘛,我这次是回湘潭市上学的。”

顿了顿,那大美女又道:“我叫陆檀香,很高兴认识你。”

“檀香?这名字还挺有意思的。给你取名字的人,估计是个老中医吧。”杨云帆奇怪的看了眼前这个大美女一眼。

檀香,味辛,性温,无毒。入脾、胃、肺经。理气,和胃。可以治心腹疼痛,噎膈呕吐,胸膈不舒。《本草纲目》中说檀香可以治噎膈吐食。若是面生黑子,每夜以浆水洗拭令赤,磨汁涂之,可以痊愈。

“咦,你怎么知道的?”

听杨云帆这么一说,陆檀香倒是十分惊奇:“这名字就是我爷爷给我取的。他老人家还真是个老中医。都做了五十年中医了!能不是老中医吗?”

这话匣子一打开,陆檀香倒是有点自来熟的意思,纠缠着杨云帆问东问西道:“对了,你是哪个大学的?你是不是学医的啊?还有,你刚才说我不像湘潭人,那你是湘潭本地人咯?哈,到了湘潭,你可得好好招待我一下。”

杨云帆哼哼了两声,根本不想说话。

他虽然是湘潭市的人,但是离开湘潭市已经好久了。至于招待,还是算了。自己现在还都身无分文。

还有老头子说的,什么美女总裁未婚妻。

坑爹啊,老头子这家伙的嘴巴从来不能信。他要说是美女总裁未婚妻,肯定长得奇丑无比。

小爷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杨云帆愁容满面,陆檀香倒是不知道原因。

她看杨云帆跟自己年纪相仿,背着个旅行包,脸庞晒得黝黑,而且身材结实,很有阳光气息,再加上刚才就随便捏了自己几下,反而治好了自己的痛经,对杨云帆反倒是起了好奇心。

“对了,小哥,你叫什么名字啊?”陆檀香眨巴着眼睛,一脸纯真模样,看着杨云帆。

“我叫杨云帆。”杨云帆言简意赅道。

“唔,杨云帆。我记住了。要不,加个微信吧?”说着陆檀香拿出手机,就像问杨云帆要微信。

不过,杨云帆的手机是最老旧的诺基亚,100来块钱一个,可没有微信功能。

看杨云帆迟迟不动,陆檀香还以为他不愿意,讪讪的又把手机放回去了。

这会儿,陆檀香看了一眼杨云帆身上洗得有点发白的T恤,又看了一眼杨云帆的旅行包,里面塞得鼓鼓的,好像什么都有。她不由道:“杨云帆,你是不是专业的驴友啊?我看你晒得这么黑,又懂那么多,一定是常年在外旅游玩。”

旅游?

又有什么好玩的?全世界哪个地方,不就吃喝玩乐四样吗?有那时间,我还不如多多修炼武功,把老头子给打趴下呢。

杨云帆哼哼了两声,没有多做解释。

谁知道,陆檀香看杨云帆不说话,还以为他默认了,顿时来了兴趣,七嘴八舌的问杨云帆都去过哪里。有没有去过布达拉宫?有没有去过草原骑马?有没有去过西沙群岛……巴拉巴拉的,还自顾自说什么巴厘岛那边的海景特别好看……

真烦!

早知道,自己就不该有跟她聊天的想法。别看她长得好看,说起话来,比山下小卖部的吴大婶还啰嗦。

“呀。”

忽然间,陆檀香不说话了,而是痛叫了一声,又捂着肚子开始不舒服了。

她抬起头看,哀求的看着杨云帆道:“小哥,我又疼了。你能不能,再帮我捏几下?”

“咣当!”

这个时候,他们座位前面那个拿着手机看小说的小青年,正准备站起来去撒尿,听到这话,咣当一下,脚下一滑,差点被站住。

“又捏?”

他忍不住转过头来。

这个美女怎么回事?怎么可以这么饥 渴?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真的好吗?

而当那个小青年看到陆檀香那一张婉转柔情,恰似高圆圆的脸庞时,只觉得全世界都碎成了一块块玻璃,紧跟着在他的眼前破碎,掉落深渊。世界变得一片黑暗。

他看看自己的座位票号,又看看自己旁边正在扣脚丫的大妈,顿时无语凝咽。苍天啊,大地啊,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可以那么大?

“檀香,檀香!”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很不和谐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紧跟着,一个穿着人模狗样,带着四边金丝眼镜的青年从另外一个车厢跑到了这里。

他献宝似的拿着一个午餐盒跑到陆檀香前面,然后一脸奴才痴男样的道:“檀香,你饿坏了吧?幸好我早有准备。趁热赶紧吃了吧。”

“李向阳,我肚子痛,不想吃饭!”

陆檀香现在痛的都直不起身子来了,哪有空吃饭。

“肚子痛?啊呀,你怎么会肚子痛呢?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时候,那个男青年看到陆檀香正拉着杨云帆的手,两人还挺亲热的,不由脸色一变。

第4章 你行不行啊

那个李向阳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杨云帆前面,冷嘲热讽道:“是不是你这个臭小子拿了什么不干净的食物给檀香吃?看你穿的邋里邋遢的,吃的东西说不定有什么病毒。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当然会肚子痛。”

李向阳本以为杨云帆看起来土包子一个,容易欺负的很,谁知道他完全想错了。

他刚说完,杨云帆就噌的一下站起来。

“你说什么?你这个四眼田鸡,说话归说话,把你的狗爪子缩回去!”杨云帆身材高大,一米八以上,李向阳长得干瘦干瘦的,就跟瘾君子一样。杨云帆一站起来,他就有点虚了。

“我,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李向阳色厉内荏的看了杨云帆一眼,而后看向陆檀香,转移话题道:“檀香,让我看看你的肚子吧,我可是湘潭大学医学系的。”

一边说着,那个李向阳一边小心翼翼的绕过杨云帆,来到陆檀香身边,作势要把手伸到陆檀香的肚子上面去。

“呵呵,你这四眼田鸡还真有意思。给你条绳子,你就会顺着杆子爬。”

杨云帆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要趁机吃豆腐,丝毫不给他留面子,直言讽刺道:“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打她的主意好。我观你四肢乏力,眼袋发青,额头更是出现莫名竖纹,估计肾虚的很。我猜你每天五点钟,就要肚子痛,起来拉肚子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李向阳一听这话,脸色瞬间大变。

这么秘密的事情,这个土包子怎么知道的?这事情,他可是谁都没有告诉。年纪轻轻就肾虚,这种丢人的事情,他才不会说出去。

“我怎么知道的?”

杨云帆嗤笑一声,道:“你不知道自己脸色青暗无光,额头还有竖纹吗?这是最简单的肾阳虚面相。亏你还说自己是学医的,真是丢人现眼。”

没想到这个土包子竟然还有一点医术,估计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李向阳自忖是对方说中了自己心事,不过,却也不愿意在陆檀香面前丢人,当下不再多说,低头绕过杨云帆,往陆檀香而去。

“四眼田鸡,我劝你最好少看那些淫秽的东西,也少想那些龌龊的事情。不然,等到你腰膝酸冷,脘腹畏寒,形寒肢冷,四肢不温的时候,那就倒了大霉了。”

那李向阳充耳不闻,哼了一声,回头瞪着杨云帆,色厉内荏道:“你这个臭土鳖,危言耸听,还不滚开!你身上那么臭,都快把人给熏死了!檀香现在呼吸都困难了,看来是需要做人工呼吸了。你这土鳖说话这么臭,一定有口臭。所以,这人工呼吸,还是我来做吧。”

说完,他洋洋得意,哈了几口气,正准备凑到陆檀香旁边去。

陆檀香这会儿懒得理会李向阳这个癞蛤蟆,用最后的力气一把将他推开,反而不断的哀求杨云帆道:“小哥,你再帮我捏几下吧?”

“什么?再捏几下?你要他捏你什么?你,你们……”那男青年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变得涨红无比!

他从高中开始就追求这个陆檀香,一直追求到大学。还死皮赖脸的跟她报考同一所学校,就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谁知道自己只不过跟陆檀香分开了几个小时,就让人趁虚而入了!

一瞬间,他像是一只鼓胀起来的癞蛤蟆一样,两颊气呼呼的,瞪着杨云帆:“小子,我看你敢动一下!”

“檀香,等我一会儿!”说完,那个李向阳赶紧跑了出去。

不到一分钟,他又满头大汗的跑回来了。

只见他献宝似的拿出了一包止疼药,递给陆檀香:“檀香,吃了这个止疼药,半个小时就起效了。”

杨云帆看了一眼,原来是“布洛芬缓释胶囊”。

看到这个药,他简直要晕倒了。

一个大男人,竟然随身带着一包痛经吃的止疼药,简直让人无言以对。

只是,陆檀香看了一眼那个止疼药,脸色更加难看了,斥道:“我对这个药物过敏。吃了会更痛!李向阳,你是不是想痛死我?”

骂了几句,陆檀香又哎呦哎呦的捂着肚子,双腿交缠着,看来是痛的难受极了。

“那可怎么办啊?”

李向阳假装焦急。

而后,他扶了一下眼镜,忽然间,眼睛微微一眯,猥琐无比道:“要不,还是让我给你揉揉肚子吧。我的手法很好的,帮你揉了肚子,保证你很快就不痛了。”

“滚开吧,你!”

还没等李向阳说完,杨云帆就一把将这个猥琐的四眼田鸡扯开,走到陆檀香旁边。

二话没说,杨云帆就开始去脱陆檀香的鞋子。

李向阳虽然被扯开,但是他不甘心离开,冷眼旁观,看看杨云帆想做什么。要是等一会儿没效果,他就上去骂他个狗血淋头。可没想到,杨云帆二话不说,先把陆檀香的鞋子脱了。露出了陆檀香嫩白的小脚丫。

“你干什么?大庭广众耍流氓啊?干什么脱她鞋子?”

李向阳自忖自己不是杨云帆的对手,索性叫了出来,试图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果然,一听这边有人耍流氓,不但乘务员就过来了,还引来了不少闲得蛋疼的乘客。

“傻逼!”

杨云帆淡淡吐出两个字,气的李向阳的脸色一会儿紫一会儿青。

“小伙子,你做什么呢?”这时候,乘务员也到了,看到杨云帆的动作,皱起眉头,问道。

杨云帆还没回答,旁边有个大妈道:“我看这小伙子好像是个中医,正在取穴位。帮人家小姑娘按摩呢。”

而接下来,杨云帆的话也正好印证那大妈所言。

杨云帆看了一眼陆檀香,道:“痛经病位在胞宫,变化在气血,多因气血运行不畅,不通则痛。我已经帮你按摩过合谷穴,现在取太冲穴继续帮你疏通血脉。记住,此穴位位于足背侧,第一、二趾跖骨连接部位中。你用手指压一下,能感觉到动脉映手。下次你要是再痛,自己也可以按摩。”

“谢谢。”

陆檀香面色苍白的点了点头,因为之前的按摩效果很好,她对杨云帆倒是十分信任。

“就你这毛都没有长齐的家伙,还是中医?”李向阳显然对中医不怎么感冒,不屑地哼了一声,“你行不行啊?”

谁知道杨云帆抬头一瞪眼,冲着李向阳冷声道:“就你这肾虚阳痿的家伙,刚才还想对人家姑娘人工呼吸。你说你,行不行啊?”

第5章 必有高人

这话一出,李向阳顿时气的差点吐血。

“哈哈,我觉得这个四眼田鸡估计不大行。还是小哥你比较行。”刚才听到了两人对话的玩手机小青年,还有后面看足球的大叔,都是哈哈大笑。

他们虽然嫉妒杨云帆踩了狗屎运,可是更加看不起这个猥琐无比,趁机占便宜的李向阳。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被人戳到痛处,李向阳直接恼羞成怒。

他又蹿又跳的指着杨云帆:“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到底怎么行?要是你治不好檀香,我非得让你好看!”

“傻逼!”

杨云帆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充满鄙夷,“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还敢让小爷我好看,是不是气傻了?”

李向阳被气的脸色发青,怒骂道:“你才是傻逼!连止痛药都不用,光揉几下,就能让檀香好起来,我才不信。我看你是想趁机占便宜!”

杨云帆呵呵一笑,讽刺道:“我就算占便宜,那也不是占你的便宜?人家陆檀香都没说什么,要你在一旁上窜下跳的。你算哪根葱啊?”

“你……咳咳咳。”李向阳一口气被憋在胸口,差点没窜上来,连连咳嗽起来。

事到如今,他终于知道,若是打嘴仗,自己估计不是眼前这个土包子的对手。就让他先得意几分钟,等会儿檀香要是更痛了,自己再跳出去痛打落水狗。

想到这里,李向阳深吸一口气,道:“好。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李向阳虽然出丑了,但是他好歹是正经的医科大学生,知道痛经这东西说大了不是什么毛病,可痛起来真是要命。尤其是陆檀香这种,已经到了绞痛的地步,一般的止痛药都没什么效果。他可不相信,光靠中医按摩几个穴位就能止痛。

只是,过了几分钟之后,他却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因为,他发现陆檀香的脸色竟然缓缓的变得红润起来,脸上的冷汗也少了,好像不怎么痛了。

“差不多了。今天应该不会再痛了。不过,你的身体太虚,先天气血不足,要是再继续熬夜,不好好调理。现在是痛经,过段时间,说不定经血就会变少,再等一段时间,就会绝经。说不定,会得不育不孕。你可要注意。”

杨云帆停下手上的动作,甩了甩胳膊。

刚才揉捏那几下,他可不是随便揉捏的,用了一些内家劲道,此时不免有些疲乏。

“谢谢。我会注意的。我再也不熬夜了。”陆檀香脸色羞红道。

说着,她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杨云帆。

刚才,杨云帆一直捏着她的小脚丫,帮她按摩。期间,不知道为什么,杨云帆手上传来一阵暖洋洋的气流,顺着穴位往自己的小肚子窜上来。而自己的脚丫子也痒痒的。

初次被异性摸着自己的小脚,陆檀香只觉得心里怪怪的,脑海中荡起了一种像是喝了酒一样醉醺醺的感觉。

“檀香,你不痛了?真的好了?怎么会这样?”李向阳看到这一幕,却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

一旁的乘务员和其余的乘客看了一场好戏,也纷纷佩服杨云帆这一手:“这小伙子真厉害啊。我看他手法很老道,肯定是中医世家啊。要不然,一般人捏那个穴位可没那么好效果。”

杨云帆站起来,见旁边李向阳这只癞蛤蟆还在呢,不由奚落道:“这位医学院的高材生,你觉得我行不行啊?”

麻痹的,这厮嘴巴真毒啊!

李向阳心中暗恨。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陆檀香旁边,发现陆檀香脸色变得微红,跟喝醉酒一样,虽然这脸色有点奇怪。可确实不再是刚才那副气血虚弱的模样。

见鬼了!

李向阳怎么也想不通。

忽然间,他一拍脑袋,自以为想到了关键处:“不对,一定是她痛了一阵,进入了间歇期。不到十分钟,一定会再次痛叫起来。等到那时候,我就出去揭穿这个土包子的虚伪。”

李向阳打定主意,再等十分钟,等陆檀香一喊痛,他就上去揭穿杨云帆占便宜的阴暗心思。

只是,他等了大半天,其他乘客和乘务员都纷纷离开了,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人,他也不见陆檀香说难受。

“这位小哥……”

就在这时,后面那个看足球比赛的中年大叔拉了一把杨云帆,神情有些遮遮掩掩。

“大叔,你有什么事吗?”杨云帆奇怪道。

中年大叔看了一眼旁边的李向阳,示意杨云帆把头伸过来。

他有些难以启齿道:“那个,小哥,你既然能看出那个四眼田鸡肾虚,看来医术不弱。那个,我也有点肾虚……”

说完,那个大叔还有点不好意思。

男人嘛,绝对不能说不行。尤其是那个玩意,到了关键时刻,要是不行,那尊严可就丢光了。

实际上,他这个毛病不算大毛病,他自己也知道是肾阴虚,可是他去看过几次医生,每次看的时候,医生给配了一点药,吃几天,能见效。可是,药一停,他就复发。都复发七八次了,光吃药就花了好几万了,就算再有耐心的人,也禁不住这么折腾不是。

杨云帆“呵呵”一笑,看了一眼那个大叔的脸色,道:“大叔,我看你面色浮肿,阴阳不和,确实有点毛病。你平时是不是常常头晕耳鸣,失眠多梦,有时候莫名烦躁,晚上睡觉还盗汗?”

杨云帆每说一个症状,那大叔都点一次性头。到最后,就跟小鸡啄米一样。

“对对,小哥,你可真厉害。全部说中了。既然你能看出来,想必,也能医治吧?哦,不,说错了,是你的老师,或者,你家里长辈能不能治?”那中年大叔希冀的看着杨云帆道。

他虽然觉得杨云帆有一手,可依然信不过这个毛头小子。

不过,一般中医高超的人,多半是有自己的家族传承的,尤其是杨云帆这种年纪轻轻,嘴巴没毛,又这么嚣张的。不是他有本事,就是他家里人有本事!

不然,他哪敢那么嚣张啊?

此时,那中年大叔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杨云帆说个“不”字。

现在的好中医,就跟武侠小说里面的江湖高手一样,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要遇到一个,那是要看机缘的。这一次,要不是他坐在杨云帆后面,他哪能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出戏?

他走南闯北做生意,靠的就是一双眼睛看人够准。

他笃定,杨云帆身后必有高人!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4221,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http://www.yyxscn.com/